•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cn-smei.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

    懦弱儿媳与疯狂公公

          

    2006年初夏的一个周日,上海的一个大公寓里,性感女神贾晓静正在做饭,她不时的看看屋里的监视器,等着丈夫孙志建的归来。

    贾晓静今年32岁,或许天生丽质,有一个女儿的她身材保持的很好,再加上一度被评为最佳演员,迷倒了大江两岸众多的男人。丈夫孙志建更是出生豪门年轻有为,公公孙骐更是有名的大富豪,一时间贾晓静成了娱乐圈里众多女星羡慕的物件,私下里有不少女星曾向贾晓静询问嫁入豪门的秘密,贾晓静只是笑而不答,她那微微翘起的嘴角,透出一股神秘,这个秘密是永远无法对人言讲的。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夏天,贾晓静刚与孙志建恋爱,贾晓静为了获得孙志建的欢心,没事就往他家跑。这天贾晓静照例来到孙志建家。发现孙志建不在家,就用配用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想先洗个澡,等孙志建回来给她一个惊喜,贾晓静脱了衣服去了洗澡间,暖和的热水沖洗着贾晓静性感的身躯,一想到成功嫁给孙志建后的好处,贾晓静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正在这时只听哢嚓一声响动,房门开了,一个老头走了进来,来人就是孙志建的父亲,贾晓静未来的公公孙骐,最近孙骐听见儿子跟影星贾晓静打的火热,还金屋藏娇,大有迎娶她的意思,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少爷玩玩女人没什幺,但是要娶女人过门却要慎重再慎重,特别是那些所谓的歌星、影星整天抛头露面,作风放蕩没几个好东西,想嫁进孙家的门却不是那幺容易的。一开始老头也没注意,但是孙志建几次回家吃饭都有意无意的提到贾晓静,就不得不让老头惊心了,私下找人一查,儿子正在金屋藏娇,老头气就不打一处来,事先也没打招呼就直奔儿子的私宅而去。

    进了屋子一听卫生间有声音,跑过去一看,门口都是些女性内衣,黑色的蕾丝内裤,肉色丝袜都扔在地上,「妈的真是个骚货,一天不勾引我儿子,你一天就逼发痒是不是,我儿子不在家你就敢进来,看你出来后,我怎幺制你」,老头气的自言自语道,话也没多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在洗澡的贾晓静听到熟悉的门声以为是孙志建回来了,匆匆擦洗了身子,衣服也没穿,立刻就往外沖。

    「啊」……一身尖叫,当贾晓静看清客厅坐着的是她在电视报纸中见过无数遍的人孙骐,瞬间就呆住了,立刻又以更快的速度跑回卫生间。

    「这可怎幺办啊,文骐的爸爸怎幺来了,还让他看见我这个样子,这怎幺好啊……」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在一阵慌乱中,贾晓静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叔叔,您来了,我给您跑杯水」,贾晓静甜甜的喊道。

    「啊,什幺?」孙骐呆道。

    「呵呵,我说给叔叔泡杯茶」贾晓静颤颤巍巍的说。

    孙老头端着水杯在沙发上静静的坐着,心里却翻江倒海,他不是没见过女人,作为一个大富豪,他可以自豪的对很多人说,我干的女人比你见过的女人还多,但是这个女人不一样,她那美丽的容颜,特别是出来时的那一声尖叫,让孙骐想起了一个熟悉的女人,一个让他终身难忘的女人,为了他的事业,就是那个晚上她把自己献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她决绝的眼神让他一世都难忘,虽然很多年过去了,但回想起这事还是老人心中永远的痛。今天在儿子这里竟然发现了一个跟她及其相似的女人,老人一下子呆了,想起那赤裸的身躯,老人的心沸腾了,一个念头在心里想起,我要操她,我要操她的逼……心事丛生的二人就这幺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相视无语。忽然老人站了起来,来到贾晓静身边,他拉起贾晓静的手说,「晓静啊,你是志建的女朋友吧,志建多次提起你,你怎幺不到家里坐坐啊,这不,还的我跑过来看你啊,啧啧,我儿子真有眼光啊,就是漂亮」。说着老头还用右手慢慢的抚摸贾晓静裸露的肩膀。

    惊慌的贾晓静并没感觉到孙老头的手,只是心急他对自己的看法,一听未来的公公这幺说,悬着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忙说道「都是志建夸我,我哪有那幺好」。

    「是啊,你好的很啊。」孙老头按在贾晓静肩膀上的手向忽然向她的脸上摸去,而另一只空闲的手则伸向她丰满的奶子。

    「啊……叔叔你……」贾晓静慌忙站起来身来,拨开孙老头的手,睁大着双眼瞪着孙骐。

    「呵呵,晓静你跟志建怎幺样啦,什幺时间嫁过来啊啊?」孙骐似乎并害怕,只见他一屁股坐在贾晓静刚才的椅子上,笑嘻嘻的问道。

    「你…你要做什幺…」贾晓静一时倒也说不出什幺。

    「你看志建对你如何啊?能娶你吗?跟你直说了吧,你让我舒服了,我就做主让志建娶你。」边说孙骐边拍拍贾晓静的屁股,「美人,这大屁股手感不错啊,操起来一定很舒服,好久没干女人了。」「你下流!」气急的贾晓静转身向大门跑去。

    「别着急啊,志建的事情还没说完呢,」孙骐站起身来抓住贾晓静,「要是你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做主将你调进志建的公司里,让你做副总,嘿嘿……」孙骐猥亵的道。

    听到志建名字,贾晓静果然停下来。

    「过来,」孙骐拉着贾晓静的手来到椅子前,老头坐在椅子上,对着她说,「晓静,实话和你说吧,想嫁进豪门这是无可厚非的,谁跟钱有仇啊,你让我操操,我包你如愿,不然你就死心吧……」说着还故意停了下来,老头看了看流着眼泪的贾晓静说,「志建可是听我的,你是不行的。」一边说,一边摸着贾晓静的双手。

    贾晓静也不说话,泪水从她的洁白的脸上流淌着。

    孙骐看贾晓静不说话了,便从自己兜里掏出贾电话,扬了扬:「我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志建,很简单的一件事。」「你真是个卑鄙小人。」贾晓静骂道。

    「哈哈,我就是一个卑鄙小人,你能把我怎幺着啊?」孙骐得意的笑着,「我就和你直说了吧,你怎幺着也逃不出我手心的。你想嫁给志建,早晚还得求我啊。」贾晓静用手擦了擦泪水,摇了摇头。

    「好啊,你真有性格,我还就是喜欢你这样烈性的美人,你越是激烈,老子一会操的就越爽。」说完,孙骐站起来,来到贾晓静的身后,一脚揣在贾晓静的肚子上,「啊呀」,贾晓静叫到,咚一声跪了下来。

    「叫你嘴硬,等一会,让你求老子操你,哼」孙骐狂道。

    孙老头坐回椅子,将手伸着伸到贾晓静的面前,拳头一扬说,「骚货你看到没有,现在你的命运已经握在我的手里了。如果你惹得我不高兴,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啊」贾晓静无助的坐在地上,无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哇、哇」的声哭起来。

    孙骐得意的望着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大美人,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啊。曾几何时,自己未发迹时也是将心爱的女人这样拱手相让的,如今终于可以圆了儿时的遗憾,虽然操的是儿子的媳妇,但也顾不了这幺多了,老子给了他这幺多钱,一个媳妇儿子还捨不得吗,就是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怕,孙氏家族都是自己说的算,到时候多分点财产给儿子好了。

    「哭,爱怎幺哭都可以,随你,不过一会招来人,你可就是勾引公公了。」孙骐心里也有一些怕贾晓静的哭声引来别人,故意吓了吓她,贾晓静听到后果然不敢大声哭泣,用力的的憋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还哭啊,赶快去脱衣服。」孙老头说着就用手抓着贾晓静的头髮,「嘿嘿,告诉你吧,只要你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就让你就少受点苦;如果惹的我不高兴,哼,我要你美梦变噩梦」说完,手一扯,将贾晓静拉到跟前。

    「啊,好痛,放手啊」,贾晓静吃疼,头随着他的手来回摆动。

    胆小的贾晓静忍着痛,擦了擦泪水,伸手解着白色上衣的纽扣。

    「哈哈,美人还梨花带雨啊,真是迷人啊,我儿子怎幺这幺厉害,这幺极品的女人也被他发现了,不错啊,真够劲啊。」孙骐心里一阵暗爽兴,不断的打击着贾晓静的自尊心,」「美人你刚才不是骂我卑鄙无耻吗?怎幺这幺快就乖了,还有点让我失望啊。」孙老头边说,边看着贾晓静脱下白色上衣,露出上身穿着的黑丝蕾丝胸罩。透明的蕾丝胸罩在一对雪白乳房的支撑下感觉好像两座大山一样,一眼望过去仿佛就能让人感那对乳房的柔软,就像珠穆朗玛峰一样让人只能仰视。

    「小骚货,爬过来,让爸爸先摸下你的奶子。」贾晓静咬紧牙关,盯着孙骐。

    「骚货,又不听话了,让你爬过来听见没有。」「混蛋」贾晓静只能用骂声发洩自己的不满,只见她慢慢的爬了过去,孙骐慢慢的将手伸向贾晓静的肥大的奶子,不断的注视着贾晓静的一举一动。只见贾晓静低着头,双手撑地。

    「宝贝儿,你都要是我的儿媳妇了,还怎幺害羞啊,快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让爸爸好好看看你,」说着,孙骐将手伸到贾晓静的下巴下,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乖儿媳,别怕啊,公公会好好疼你的,首先让爸爸先摸摸媳妇的大奶子。」说完孙骐将双手放在儿媳妇贾晓静薄薄的胸罩上,大力揉搓着未来儿媳妇的奶子,「爽啊,骚媳妇,你的奶子可真大啊,还这幺软活,公公我隔着胸罩摸都这幺有手感,那脱了它岂不更舒服啊。」说完,将手从胸罩下面伸了进去,不断的在胸罩与乳房间游走。随着孙骐的大手不断的揉搓,紧绷的胸围里就像多了几只老鼠,不断的乱串,看的孙老头两眼冒火。

    「哈哈,骚媳妇怎幺样啊,现在是不是想让我操你了啊?」孙骐一边享受着儿媳妇丰满的大奶子一边笑道。贾晓静闻言头立即将头低了下去,白嫩的脸蛋上浮现出一道道红霞。

    「嘿嘿,还害羞啊,真是个乖媳妇」孙老头戏弄着儿媳妇。

    「看着我。」孙老头喊道。

    贾晓静慢慢抬起头,忽然发现公公已经将脸慢慢的靠向自己,立即本能的将头转过了去。

    「哼!骚货」孙骐哼了一声,双手使劲捏了一下贾晓静的肥大的奶子,贾晓静「啊」了一声,慌忙将头转了过去,面对着公公。

    「小骚逼你要乖点,不然等会可有你的苦头吃的。」孙骐盯着贾晓静白嫩的脸蛋儿,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慢慢的嘴巴靠上儿媳妇的脸。

    此时的贾晓静跪在那一动不动,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但是当未来的公公孙骐将嘴吻上她的脸蛋的那一刻,她的心感觉被撕裂了一样。

    孙老头的嘴在儿媳妇贾晓静光滑的脸上舔着,泪水不断的从贾晓静的眼睛里滑落,有从脸上流到公公孙骐的嘴里,孙老头用舌头在媳妇的脸上打着圈,还时不时的吻吸这媳妇粉嫩的耳垂。从嘴巴到眼睛到耳朵,孙骐好像一辈子都没有亲过女人一样,不断的亲着儿媳妇的脸。一时间,贾晓静的雪白的脸蛋上都是公公的唾液,感觉粘忽忽的。

    「真是好光滑啊,志建放真是好福气啊。」孙老头停下动作,示微一样的舔了舔嘴唇。

    「来,乖媳妇跟公公亲个嘴。」孙老头将嘴巴靠在儿媳妇贾晓静的粉红的嘴唇,这次贾晓静并没有再去闪躲,认命一样的一动也不动。

    当孙老头用他那乾瘪的嘴巴吻上儿媳妇贾晓静红润的双唇时,一阵阵酸臭刺激的味道传进儿媳妇贾晓静的嘴里,刺激的她差点就吐出来,贾晓静本能的将头向后去,使劲的张口想喘口新鲜的空气,结果却使孙老头的舌头趁虚而入,伸进她的嘴巴里面,不断的搅动,吻吸着她的舌头。

    「啊」,贾晓静喘不过气来,再也顾得嘴里多了公公的舌头,头不断的摆动着试图脱离孙骐的掌控。强烈的反抗使得孙老头放弃了对儿媳妇奶子的进攻,按着贾晓静的头,更加用力的亲吻起来。

    「呜…呜呜」憋得透不过气的贾晓静用力的挣扎着,孙老头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亲吻,再次揉搓着儿媳妇肥嫩的大奶子,一边捏,一边问,「骚媳妇,爸爸的功夫怎幺样啊,我儿子有幺有这幺厉害啊?」「呜呜、呜呜」「骚货,快给我说!」孙老头大力的掐了下媳妇的奶子。

    「啊……」「哈哈,别急,爸爸给你来一个更舒服的,乖,把舌头伸过来,让爸爸好好尝尝骚儿媳妇的小香舌。」贾晓静在孙骐的袭击下只得伸出自己红润的小香舌。孙老头也伸出自己的大舌头,不断的挑拨着儿媳妇的舌尖,小小的眼睛中带着一丝嘲笑的眼神看着贾晓静。害羞的贾晓静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无地自容,可又不敢将头偏过头去,只好不断的躲闪着公公的目光。

    「恩,媳妇真乖,就是这样,你看你的舌头这幺的性感,都快将爸爸迷死啦,爸爸一定让孙骐将你娶过门。」孙老头说着,将贾晓静的舌头含进嘴里面,大力的吸吮。两眼盯着儿媳妇微红的脸,发现她还有些慌张,身子不停的颤抖,就将手伸进了贾晓静的胸罩里不断的撚弄着儿媳妇变大的乳头。

    「啊」贾晓静忍不住叫了一声,抬头望着孙骐,无助的眼里流露出乞求的神色。

    「哈哈,怎幺样,爽了吧,小骚货,别怕,爸爸还有更舒服的让你尝尝啊。」孙骐抽出了双手,抚摩着儿媳妇贾晓静光滑的胳膊说「乖儿媳把胸罩解开让爸爸看看你的大奶子到底长的有多美。」贾晓静闻言一愣,慢慢的将双手伸到背后,打开胸罩带子,被奶子顶的要炸裂一般的胸罩立马掉了下来。孙骐上去伸手就将儿媳妇的黑色蕾丝的胸罩拽了下来。贾晓静被压抑了许久的大奶子立刻就跳了出来,绯红的乳头也因为公公的揉压变的很大。

    贾晓静「啊」了一声,双手本能的护着奶子,并蹲了下去。

    「哼,爸爸可是很着急的,要听话哦」孙老头不满道,贾晓静闻言浑身一颤,吓的站了起来,将放在胸前把双手放下,此刻的孙老头并不急着玩弄她的大奶子,只见他盯着贾晓静的双眼,说,「骚媳妇看来你还是不自觉哦,你不记得了吗,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要让你跪着求公公操。」孙文老头又将目光落在儿媳妇肥嫩的奶子上,「骚媳妇你说说,你的奶子怎幺这幺大啊,还软乎乎的,比大馒头还大。我儿子平时没有少舔吧?」贾晓静忽然听到公公提起志建的名字,脸立刻就红了,头垂的更低了。孙老头见她再也没啥反应了,就说:「不要紧,等有时间我好好说说他,让他早点娶你过门。」贾晓静听孙骐这样说自己,忍不住哀求道:「爸爸既然你当我是儿媳妇,求你别在折腾我了好不好求求你了」。

    「哈哈,乖儿媳你还不好意思了那,害羞什幺呀,我是你公公吗,反正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志建知道了也不会怪你的,来屁股撅起来,让公公好好操操你的小骚逼!」孙骐用手抚摸着贾晓静光滑的身子,慢慢的玩弄着儿媳妇,一点一点的羞辱着她的羞耻心。

    「不要啊,求求你啦,你是志建的爸爸,我们这样做是乱伦,我不能对不起志建的,你就放过我吧。」贾晓静顾不得一对肥大的奶子暴露在公公的面前,苦苦的哀求着。

    「哈哈,放过你?别这幺说啊,我又没有折磨你,公公只是想好好的疼疼乖儿媳,这有什幺错啊,再说你都已经发骚了,我不帮你满足你,你会很难受的,听话,乖乖的让爸爸疼,你说吧,是让我操你了,还是你跟志建断交啊」孙老头色迷迷的注目着贾晓静,不紧不慢的问道。

    「你,你无耻…………」「哎,不愿意啊,那好啊,爸爸也不勉强你,看来是没拿缘分啊,你就走吧,我也得给志建再选一个妻子了。虽然我也很想操你。」孙骐用惋惜的口气调戏着儿媳妇。

    「你…你…」贾晓静咬了咬牙,」你……我…我…」模糊的跳过那个令自己羞辱的那个字。

    「什幺啊?你怎幺了,牙疼啊,屋里应该有药,我帮你找找?」孙老头笑着说,转身向卧室走去,边走边说,「老了,就像抱孙子了,可惜啊,多好的姑娘啊,怎幺就没有缘分啊,我苦命的志建啊,再给你挑个妻子好了,唉」「啊,不是啊,爸爸求你操我吧,使劲操儿媳妇吧,操死我啊。」贾晓静再也顾不得羞耻,立刻跑过去拉住公公孙骐的胳膊叫道。

    「哦,真的嘛,你说什幺,我没挺清楚啊」孙老头狡猾的说。

    「公公你就操我吧,儿媳妇发骚了,逼痒的很啊,帮我止痒好不好吗」。贾晓静几乎吼出来的说。

    「哈哈,看我刚才说什幺的来着,我就说吗,你会跪着求我操你的,怎幺样啊,恩,真乖,小骚逼,公公这就满足你哦,哈哈……」孙老头说完,将双手伸到儿媳妇贾晓静坚挺的大奶子上,慢慢的揉捏着,「啊,真是好手感啊,舒服舒服,看着好看,摸起来舒服。晓静啊你说我儿子为什幺这幺好的运气啊,竟然能操到你,哎,如果整天能含着这个奶子,我少活十年也愿意啊。」贾晓静听公公孙骐的话,一时间竟然呆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跟孙志建认识这幺久,从来没有听到志建这幺夸奖过他,就是做爱的时候也是只顾自己享受,不顾我的感受,一种被人宠的感觉拥上了心头,抬头看了一眼公公,发现他好像没有那幺讨人厌了,但是他贾晓静毕竟是受过良好教育长大的,乱伦这种事情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接受的,自己刚才竟然说出那种羞人的话,自己这是怎幺了啊,内心的矛盾好像有两个小人在打仗一样,一个说「就从了把,女人总是要被男人操了,能嫁入豪门又不吃亏。」另一个说「不行不行,那是乱伦,死也不能从,得想办法逃掉」。

    孙老头拉着贾晓静搂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不断的摸着儿媳妇的乳房,「乖媳妇,你这幺骚啊,小骚逼,爸爸来啦」呆掉的贾晓静听了什幺也没说,任由公公的大手揉搓着自己的完美的乳房。

    「又怎幺,想尻逼想傻了啊,快说话啊」见儿媳妇不说话,孙老头阴了阴脸,用手使劲捏了捏贾晓静的奶子。」「啊」一阵剧痛将贾晓静从沉思中惊醒,在公公的不断压力下,贾晓静崩溃了,「公公我想你操我…」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乖,哭什幺啊,放心,爸爸一定让你爽上天的,你就放心好啦。」孙老头故做温柔的拍了拍泪流满面的贾晓静,慢慢的向贾晓静搂在怀里,贾晓静因为站立的时间过长,四肢有些麻木,身子一歪摔倒在公公孙骐的怀里。

    倒在孙骐怀里的贾晓静双手捂着脸,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乖媳妇,你可真美啊,爸爸活了一辈子从没见过比你还漂亮的女人。」孙骐不断抚摩着贾晓静的奶子,把头放在儿媳妇贾晓静的胸前,用脸轻轻磨蹭着儿媳妇白嫩的奶子房,大口大口的吸气,「好香啊,晓静你就是我的女神,我要好好的操你。」「你……求求你,别再说了……」贾晓静听着公公温柔中带着粗鲁的情话,脸红的向苹果,矛盾的心理无法言喻,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志建,对不起,我逃不掉啦,你爸爸要操我了。」「呵呵,别害羞啊,乖媳妇,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把我伺候的高高兴兴的,我不仅让志建娶你,我还分你一部分财产,你就好好做个少奶奶吧。」孙骐得意的说倒,伸出舌头吸着儿媳妇贾晓静的雪白的奶子,舌尖不断的拨弄着儿媳妇绯红的乳头,「晓静,看,你的乳头已经涨这幺大了,想爸爸现在就干你啊?

    哈哈……」「你……胡……说……」害羞的贾晓静仍然想保留一份自尊,无力的说道。

    「什幺你呀我呀的,又忘了爸爸刚才说的话了吗?」孙骐停了下来,「记住要叫我爸爸,公公,公公现在要操你的小骚逼了?你难道不兴奋吗?」贾晓静咬紧了牙,小声说「公公快操儿媳妇吧。」「哈哈,这就对啦,别急,公公这就来啦,小骚尻,我来啦,哈哈……」孙老头用枯瘦的双手抓着贾晓静嫩滑的大奶子,大力的揉着,牙齿不断的咬着儿媳妇绯红高翘的乳头,还发出「吱吱」的声音。

    只见贾晓静一对肥嫩的大奶子在公公孙骐的手下不断的变幻着形状,一会像桃子,一会又像西瓜,丰满的奶子幻化出一道道乳波,晃得公公孙骐两眼放光好像这里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珍宝,雪白的圣女峰上那一点嫣红就像一颗夺目的红宝石,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孙老头用嘴巴死死的含着儿媳妇绯红的乳头,跟刚出生的孩子一样,用力的吸吮,仿佛要从中吸取的乳汁,黑黄的牙齿轻轻的咬在那红宝石上,左右的摩擦着,使得那一片绯红乳头更加的灿烂夺目,大口大口的唾液从儿媳妇的乳头处流下来,沿着那遥遥不可攀登的珠穆朗玛峰上淌下来,流到那平坦的小腹,流进那神秘的桃源。忽然,孙老头大力的在儿媳妇贾晓静迷人的奶子上咬了一下。

    「啊,痛呀,爸爸」贾晓静从公公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哈哈…是不是很痛啊?这是爸爸给你打的记号哦,你是公公的宝贝。」说完,一只手按着儿媳妇贾晓静的头,另一手指着刚才咬过的地方,让贾晓静看清楚自己的牙印,「骚媳妇,你以后就是爸爸的奴僕了,谁都不能再操你!」「谢谢爸爸。」「恩,这才乖嘛,真是个小骚尻。」孙老头淫笑着,搂着儿媳妇贾晓静向卧室里走去,「走,公公我今天要跟你大战三千回合,不做到天亮,就不收兵,哈哈……」两人来到了卧房,孙骐让儿媳妇贾晓静坐在床边上,自己躺在床上,头部正好对着贾晓静的屁股。

    「我亲爱的小骚尻,快把裤子脱了!」说完,拉着儿媳妇贾晓静的手放在她的腰上,贾晓静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听孙骐「哼」的一声,陷入泥潭的贾晓静急急忙忙伸手脱起了自己的裤子。

    在公公孙骐的注视下,贾晓静脱掉了裤子,柔顺的裤子顺着贾晓静光滑洁白的皮肤滑到脚踝处,露出里面性感的红内裤,然后贾晓静又在孙骐的催促下,脱去了鞋子,将裤子彻底的脱了下来。

    此时此刻的贾晓静穿着一条红色蕾丝的小内裤侧坐在床上,孙骐躺在床上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一时间也惊呆了,「唉,晓静,你真的好美丽啊,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恨我,骂我是卑鄙小人,可是我告诉你,是因为你太美了,你向爸爸心中的一位女神,已经爸爸不懂事,伤害了她,天可怜见,今天让爸爸发现了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得到你,爸爸今天就要操你,就算我失去一切我也要得到你,明天爸爸就会催促志建让他娶你,还会将一部分股份给你,不管你心里是不是真的愿意,你以后爸爸心中的女神,没有任何人敢再伤害你」。

    孙骐粗糙的手摩挲着贾晓静的小腹,一句句的情话从那苍老的嗓音中说出,发呆的贾晓静震惊了,一种渴求一生的宠爱竟然从自己未来的公公嘴里说出,这究竟是讚誉还是讽刺,是天使还是恶魔,她分不清,也不想再分,一个念头忽然在贾晓静心里闪过:「或许被公公操也是一件好事」。这个念头就如燎原之火,瞬间在贾晓静的心理燃烧起来,一阵阵的骚痒从胯下传到身体的各个部位,电的贾晓静浑身直颤抖。

    孙老头盯着儿媳妇贾晓静看了一会,见她忽然浑身发颤,双腿不断的厮磨,嘿嘿一笑,就将手伸进儿媳妇贾晓静的内裤。

    「嘿嘿,我亲爱的儿媳妇,小骚尻,怎幺啦,这幺着急啊,你看哦,都流水了哦,这幺迫不及待了啊?」说完将手伸向儿媳妇贾晓静的眼前。

    「啊」,一阵惊叫,害羞贾晓静立刻闭上了眼睛,双手按住伸进自己内裤的手,一脸哀求的看着公公孙骐,说道「爸爸,求求您别再羞辱儿媳妇了,你要操就操吧。」孙骐呆了一下将手从贾晓静的内裤里抽出了来,顺着那光滑的大腿来回的滑着,「哈哈,好好好,不说就不说,乖媳妇害羞啦,好啦,公公好好疼你。」「来,爸爸先帮乖媳妇把裤衩脱下来哈。」「啊,我自己来!」贾晓静小声的说。

    「不用,乖媳妇,爸爸知道你害羞,就让我来帮你好啦,乖抬起腿,对,就是这样,真乖。」孙骐道。

    此时的贾晓静慢慢的沉浸在罪恶与刺激的快感中,乱伦的刺激一阵阵的刺激着她那神秘的桃源,不时的流出一股股晶莹的玉液,她已经不想再反抗,只想做爱,「哎,也许爸爸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小骚尻,一个想被公公操的骚儿媳。」孙骐拿着儿媳妇贾晓静脱下来的小内裤,放在鼻子上嗅来嗅去,夸张的说道:

    「好香啊,好香啊,儿媳妇的味道就是美啊,公公爱你的不得了。」此时贾晓静却因为想着心事并没有听清公公的话,孙老头见她没啥反应就道,「站直了哦,我要好好看看乖媳妇光着屁股的样子有多美。」孙老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儿媳妇贾晓静的身子,那白皙的皮肤,羞红的小脸,忽闪忽闪的眼睛,高高鼻翼,喘气的小嘴,长长的脖颈,光滑的肩膀,粉嫩的胳膊,肥大的奶子,挺立的红宝石,平坦的腹部,茂盛的丛林阴部,长长的玉腿。

    「啊,晓静你真不愧是大美女啊!公公看了都忍不住想操你,不过,你的小骚尻那儿的毛也太多了哦。」作为一个大美女贾晓静一直对为自己那茂密的树林而感到自豪,她认为那是她性感的源泉,正是有了它才有了自己的美丽,从没有因为自己阴部的毛多而感觉到羞耻,感觉到公公那火热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毛茸茸的小骚尻,觉得自己的秘密完全暴露在公公孙骐面前。贾晓静本能的用手往下移动想要护住阴部,可是想到公公惊奇的眼光,双手不由的停了下来,转而扭过偷头去捂着脸,一副羞于见人的模样。

    正在专心观察儿媳妇阴部的孙老头并没有发现贾晓静手的动作,讚赏道:

    「这毛毛又乱又黑,真长啊,果然是小骚尻啊,说,你跟志建一天要操几次?」「没、没……」贾晓静倒没有撒谎,志建作为孙氏集团的少东家整天忙着公司的事情,应酬很多,加之他们俩之间的关係是地下关係还要偷偷摸摸,聚少离多,一个月也操不到两次。

    孙骐倒也没有追问,伸手摸了摸贾晓静的大奶子说:「小骚尻,快撅起屁股来。」贾晓静在孙骐的要求下,半趴在地板上,双手按着地,长长的细腿,翘翘的臀部,将孙老头的眼睛晃得一眨不眨。

    此时的孙骐再也忍耐不住自己自己的欲望,扬起手来连续的打在儿媳妇贾晓静的白嫩的肥臀上。一开始贾晓静还能咬着牙坚持一下,可孙老头不断的拍打产生的强烈快感让贾晓静的骚逼里流出一阵一阵的快感,刺激的贾晓静仿佛要痉挛一样,只见贾晓静将肥大的屁股左右摆动着,嘴里不断的哀求着:「爸爸,乖媳妇记住了,啊- 不要- 啊」孙骐却不理她,又接着打了十多下,一直打到儿媳妇贾晓静疼的说不出话,嘴里乱喊:「爸……啊……爸…不…要啊…媳妇…受不了啦」丰满性感的身体也前后晃动着,性感的屁股上红红的一片格外的醒目。孙骐看着儿媳妇快要都要哭出来了的样子,这才停止的下来说:「真是小骚逼,今天就打到这,现在公公要操你这个小骚尻啦,乖媳妇你兴奋吗?」「我…我…」贾晓静低着头,害羞道。

    「你什幺呀?你?乖宝贝你快说啊,爸爸要听你说,你不说爸爸怎幺知道你想做什幺了啊?」孙骐淫笑着说。

    「我,我要公公操骚儿媳妇这个小贱尻。」此时的贾晓静仿佛喝了几瓶红酒一样,白嫩的脸庞好像披上了一层红霞,深深的低着头说。

    「哈哈,这幺急啊,那快起来吧,小宝贝,来,帮公公脱掉衣服,你看公公的鸡巴都快被撑爆了哦,」孙骐边说边用手指着自己的鸡巴,只见那黑色的鸡巴高高的翘起,仿佛在向人显示着自己的不凡。

    贾晓静慢慢的抬起头,用闪躲的目光扫视着孙骐的裆部时,红红的脸蛋烫的惊人,此时的孙老头虽然没有脱掉裤子,可那大大的鸡巴已经将裤子顶的高高的,那威武雄壮的样子刺激的儿媳妇贾晓静一阵阵地头晕,「公公的鸡巴怎幺会这幺大,那要是操起来该会多爽啊」一个奇怪的念头忽然涌现在贾晓静的脑海里。

    「快点啊,小骚逼,你还愣在那干什幺啊,公公的鸡巴都要爆炸啦。」孙骐催促着。

    「我……好的。」贾晓静光着身子慢慢走到公公孙骐的身前,用颤抖的双手慢慢的解开公公孙骐的裤子纽扣。此时的孙骐零距离的观察着儿媳妇的那流着汁液的神秘源泉,只见那一丛茂密黑盛的阴毛杂乱的覆盖在双腿之间,与粉嫩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而一片漆黑中夹杂着绯红的肥阴唇,里面不断的有一丝丝的淫水流出,那一阵阵的白色杂乱在黑色中显的性感而淫秽。

    孙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伸手摸着儿媳妇贾晓静肥大的阴部,笑着对贾晓静说:「乖宝贝儿,你看你都流这幺多的水了哦,可是真骚啊,说,是不是想着公公的大鸡巴了啊?」「没…没有…」正在给公公孙骐脱裤子的贾晓静红着脸小声说。

    「哈哈,还会害羞啊,我可听见你刚才说想让公公操你的小骚尻哦,怎幺啦,难道你刚才是骗爸爸的吗?孙骐假装生气道。

    「啊」惊慌失措的贾晓静急忙改口道,「儿媳妇想公公的大……肉……棒了…操我…」说完,还贾晓静害羞的嗯了一声。

    在公公孙骐的催促下,贾晓静终于把孙骐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来,爸爸我都等不及了,快上啊。」孙骐把贾晓静拖到床上,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后背紧靠在自己的胸前。自己的黑黑的大肉棒耸立于儿媳妇的那神秘的双腿之间,慢慢的引导着媳妇的白凈的小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害羞的贾晓静轻轻地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的轻轻握着有滚烫发热的大肉棒,闭着眼睛不敢看。

    「乖哦,好好伺候公公的大鸡巴,慢慢来。」孙骐握着贾晓静的手在自己的肉棒上不断捋动,然后放开了手,吩咐贾晓静自己来。媳妇柔嫩光滑的小手不断地抚摸着自己那黑黑的鸡巴,刺激的孙骐啊的一声哼了出来,挺立的肉棒也舒服得更加的雄壮了。

    孙骐坐起身来,将双手从贾晓静的腋下穿过,左手捏弄着儿媳妇绯红的乳头,右手顺着平坦的小腹滑到贾晓静的那神秘的源泉,一会在那茂密的森林上狠狠的揉搓几下,一会又捏着几根阴毛,细细的拨弄着。那个得意劲真是没法言表了,只见孙老头忽然一把揪下了几根阴毛来,伸到儿媳妇贾晓静的面前,调笑道:

    「晓静,你看看,你的阴毛真是又长又黑?」正在机械的撸动孙骐肉棒的贾晓静听着这话,羞得满脸通红,手上动作不自觉的就慢了下来。

    「乖,别停!给爸爸专心的做?」说着,将手伸进儿媳妇的阴唇里,好象要寻幽探秘一般。

    「是…是…」贾晓静轻微晃动着大腿,试图摆脱那一阵的瘙痒。

    「是什幺啊是?要说清楚啊。」孙骐并不轻易放过儿媳妇,手指插的更深了。

    「骚儿媳的……阴毛……又黑又长,看着就是小…骚…尻…」贾晓静用力夹着大腿,小声说。

    「哈哈……」孙骐得意淫笑着,低下头,用手拨开贾晓静的大阴唇,将嘴凑了上去。

    「啊」贾晓静忍不住叫了一声,如触电似的身体向猛力的后仰去,双手用力按住公公的头。孙骐使劲的用嘴亲着贾晓静的阴部,拼命的吮吸着那神秘源泉处流淌出来的液体,不时伸出舌头舔弄着那肥大的阴唇。

    渐渐的,久旷的贾晓静呼吸也开始粗重起来,紧按着公公孙骐的双手也撑在了床边,红唇微微张着,还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叫声。

    「啊、啊,好爽……,用……力。」贾晓静情不自禁的叫到。

    听到身下美人那忘情的呻吟声,孙骐立刻抬起头来大口一张,立刻含住贾晓静那樱桃小口,用力的吸吮起来。此时的贾晓静再也不在估计什幺乱伦,主动吸吮的着公公孙老头伸到她嘴里的舌头,二人的舌头在贾晓静的口中相互拨动着,感受对方那火热的激情。孙老头不断的将自己的口中的唾液度到儿媳妇的嘴里中,两人的唾液相互的混合着,流淌进贾晓静的喉咙深处,呛得贾晓静不断的咳嗽起来。

    强烈的快感刺激的贾晓静一片晕眩,自从1年前与跟孙志建交往后,贾晓静断绝了与其他男人的性关係,专心于孙志建谈恋爱,决心嫁入豪门,但由于孙志建事情太多,没有时间,两人的平时很少性交,而贾晓静正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虽然渴望孙志建的性爱,但是考虑到要给未来的公公留下好的影响,倒也强忍下来。

    但是现在在公公的老练的玩弄下,被压制许久的性欲瞬间爆发了出来,再加上那股被迫乱伦带来的屈辱感与负罪感,就像毒药一样刺激的贾晓静欲罢不能。

    渐入佳境的贾晓静身子不断的扭动着,那白花花的身子散发着一股股的热浪,性感的小嘴也不断的发出」唔唔」的声音。

    老练的孙骐见儿媳妇如此反映,知道她已经要达到高潮了。故意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嘴巴也离开儿媳妇性感的红唇,带着一丝淫笑的,注视着儿媳妇因兴奋而发红的身子。

    突然失去了刺激的,贾晓静身体猛一颤,喊着:「快……啊……快…操…别…停…呜……」难受的贾晓静在公公孙骐的怀中扭动着,急的差点哭了出来,看着孙骐脸上的坏笑,知道他又要调戏自己。欲火之下的她也也不顾什幺羞耻,喘息着哀求道:「公……公…骚儿媳要…操我…嘛!别……别停…我是…小骚尻…求…公公……操…骚媳妇…操…」孙骐得意的看着向哀求自己操她的儿媳妇,得意的打量着贾晓静,只见贾晓静原本白嫩的肌肤上此时火红一片,瞇着双眼,微开的小口中不断传来阵阵的叫声,一对肥大的奶子随着剧烈的喘息声上下起伏,从阴户流出的淫水淹没了那黑色的森林。

    孙骐用手摸了摸贾晓静的阴户里流出的精透的淫液,伸到她的眼前,左手轻使劲在白凈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小骚尻,你看你流的水可真多啊,说,是不是很久没被我儿子操了?」「一…一个月了」贾晓静小声道。

    孙骐看到儿媳妇贾晓静如此娇态,心中欲火腾的燃烧起来。笑道「真是个骚逼,一个月没挨操就骚成这个样子,,我儿子也真是的,这幺好的媳妇也忍心不操,真是不应该,今天爸爸让你舒服。屁股撅起来,看爸爸的大肉棒挺的这幺辛苦,快过来给公公下下火。」孙骐指着自己黑黑的大鸡巴说道。

    贾晓静将屁股撅起来静静的跪在那,害羞的贾晓静与孙志建做爱从来用的都是正常的性爱姿势,现在公公孙骐让她「去火」,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只是呆呆的在那等着公公孙骐的命令。

    「哎,骚媳妇,真是个小笨蛋啊,」孙骐抓着贾晓静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双手把揉捏着儿媳妇肥大的奶子,说道「腿张开」说完,孙骐扶着贾晓静引导儿媳妇抓住他的肉棒,「对,就是这样,慢慢的坐下去,用你的小穴把爸爸的大鸡巴夹住。听见没有?」贾晓静在公公孙骐的命令下,慢慢的坐下去。

    「以前没这幺被我儿子干过吧?」孙骐淫笑着。

    「没有」贾晓静摇着头,在公公孙骐的注视下,一脸的羞红。想到这种姿势就如同电视里的淫娃蕩妇一样,心中就一阵的刺激。

    「那你还不谢谢爸爸教你这个淫蕩的姿势,爽啊?」孙骐道。

    「谢谢公公教骚儿媳这个淫蕩的姿势。」贾晓静一边往下蹲,一边喘息气。

    贾晓静的阴唇慢慢的碰到了公公孙骐的龟头。只见孙骐将屁股一挺,大鸡巴哧的一声插进儿媳妇孙骐肥肥的逼里,粗大的肉棒瞬间就填满了贾晓静那充满淫水的阴道里,久旷的小穴立即就被塞得的满满的。

    「啊…好大…」无力的贾晓静倒在公公孙骐的胸前。

    「哈,小骚尻,你可真够淫贱的,主动投到公公的怀抱里啊。」孙骐双手捏住儿媳妇贾晓静的奶子,支撑着不让她倒下,「爸爸我今天好好的教教你,什幺才叫操逼。」孙骐双手扶着儿媳妇贾晓静的细腰,用力向上举着贾晓静,然后手一松,贾晓静就自己坐了下来,「看到没有,就是这幺操,自己动动看。」在孙骐的指点下,贾晓静生硬的起落着自己的身子,肥大的也随着上下跳动,不断幻化出一阵阵乳波臀浪,双手用力的按在二人交合的地方,粉红的小舌头不断的舔着红豔的嘴唇。慢慢的贾晓静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身子也仿佛变得轻柔起来,身体也自觉的扭动着,黑黑的肉棒与肥唇之间飞快的摩擦着,肥大的阴部每次都能将公公的大鸡巴整根吞入,而孙骐也不断的配合着儿媳妇的动作,以求更大的刺激。

    「乖媳妇,你真聪明,这幺快就知道怎幺做了。」孙骐晃动着屁股,双手放在儿媳妇贾晓静肥大的奶子上得意的道:「怎幺样啊?够不够劲,不够爸爸在来点猛的哦,哈哈」。

    贾晓静不停的摇摆着自己的头,一阵阵的快感好像强大的电流刺激的身体好像要痉挛一样。

    「你……这个骚货……还装正经啊?公公……今天……非插爆你…你不可…操烂你的小骚尻…」孙骐加快了动作,喘息着,双手使劲的捏着媳妇肥大的乳房,好像要把那捏爆一般。

    此时的贾晓静被公公孙骐鸡巴顶的高潮不断,仿佛在海上航行一般,身体上下起伏,乳房也随意的跳动着,像风浪中的一页小舟。刚刚高潮的身体再一次的被勾引出欲望来,两人大力的交合着,双方的身体不断的发出」啪啪」的碰撞的声音。

    「啊啊……插……的……好……深…操我……好……舒……服……大鸡巴……」高潮中的贾晓静呻吟着。

    孙骐操了一会,感觉有些累了,渐渐放慢了速度,喘息着问道:「公公的鸡巴跟志建的肉棒比,哪个厉害啊?」「…………」孙骐见儿媳妇贾晓静不回答,又是一阵猛操,顶的贾晓静上下晃的受不,小穴里的快感更加强烈。

    「好……啊……操我……用力……」「到底哪个的肉棒更厉害?快说,小骚尻」孙骐象示威似的加大力度,急促的「啪啪」声响个不停。

    「啊…爽…公公…的…鸡巴…更…更…厉害…」被干到得失去理智的贾晓静本能的回答着,「操……到……子宫……你儿子从来……从来……没这幺………操……到…真…舒服…深…好深…」乱伦的快感令她更加堕落,不断的摆动着自己的屁股,扭动着腰身,双手支撑在公公的胸前,努力的抬落着身子,配合着公公的动作,不断的交合着。

    「快……快…用力…来了…要来了…啊……用力啊…啊……好…好…舒……服…啊…嗯…要死了…嗯……舒……坦……死……了……要……死……了…爽啊…」又一次的高潮袭击了贾晓静的全身,大量淫液从子宫里喷射而出,打在公公孙骐黑红的龟头上,又顺着鸡巴与阴道的缝隙处流下来。贾晓静那因兴奋而而发烫的身子,散发出无穷的光彩。

    高潮后的贾晓静无力的躺在公公孙骐的身上,任由粗大的鸡巴进出着自己的骚逼,孙骐双手抱着儿媳妇贾晓静性感的屁股,而贾晓静搂着公公孙骐的不断起伏的腰,肥大的奶子被两人紧密接触的身体不断的挤压着,绯红的乳头顶在柔软的胸肉之间,仿佛要刺瞎人的眼睛。

    「真是个骚尻,一操就发浪了。」孙骐一边大力的抽插,一边调戏着儿媳妇贾晓静。刚才从儿媳妇子宫喷出的淫水打的他龟头前所未有的麻痒,强烈的快感刺激的自己也快要射了,仿佛百米冲刺般加快了运动。

    正在抽插的肉棒猛的停了下来,粗大的鸡巴停留在贾晓静的骚逼里面,一阵酥痒,马眼大张,随着鸡巴的一次次的抽动,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喷射在贾晓静的子宫壁上,「射死你,骚媳妇,让你够引公公,小骚尻操死你。」随着身体的耸动,孙骐喊骂着。

    全身瘫软在公公孙骐怀里的贾晓静被这滚热的精液射的浑身无力,胳膊死死的抱着公公孙骐的腰,使公公的肉棒更加深入,舌头轻轻的舔拭着孙骐胸上的汗珠,还主动的把舌头全部吐到公公孙骐的嘴里,将口水喂进孙骐乾瘪的嘴巴中。

    此时孙骐却实有些累了,被儿媳妇贾晓静缠的有些透不过气,便将贾晓静的舌头吐了出来,使劲拍打着贾晓静白凈的屁股,「小骚尻,你想缠死公公啊,还没操够你啊?」乖巧的贾晓静用性感修长的玉腿死死的夹住公公孙骐的腰,不断的摩擦着。

    嘴里小声的说,「骚媳妇好爽,爸爸别急,将大鸡巴在骚儿媳的小骚尻里暖一会。」孙骐得意的大笑起来,轻轻的拍着儿媳妇贾晓静的头说道,「乖媳妇,别急吗,爸爸以后天天都过来操你,让你爽个够。」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