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cn-smei.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

    淫乱秘史(五)~校园淫乱录

          

    陆婷婷在市第六中学高三一班上学。别看陆婷婷在家和母亲陆华还有吴刚吴亮兄弟俩乱伦淫乱操穴,但在学校却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是高三一班的团支部书记,校学生会的文艺部长。

    陆婷婷的同桌叫宋小易,是高三一班的班长。陆婷婷和宋小易由于工作关係,还是同桌,所以关係特别好。与陆婷婷和宋小易最好的还有高三一班的学习委员沈悦,体育委员赵健。四个人都是班干部,所以平时总在一起。

    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叫江晓萍,今年二十八岁。人长得特别漂亮,个子又高,身材不胖不瘦,滚圆的臀部和丰满的乳房让人见了就起性。结婚两年了,由于丈夫是现役军官,两人两地分居,一年也聚不了几天,所以江晓萍一直也没怀孕。好在两人思想还不保守,都觉得孩子晚几年再要也行。

    江晓萍的这种情况无疑成了男老师平时开玩笑吃豆腐的对像,江晓萍也不介意,一笑了之。江晓萍自己住着丈夫家结婚时给的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楼。平时因为就一个人,所以和同学们接触的时间很多,也就和陆婷婷他们四个班干部处的特别好。

    自从陆婷婷被吴刚吴亮操过穴之后,虽然学习成绩和工作都没耽误,但是心里知道了操穴的乐趣,加上吴刚吴亮不时地去陆婷婷家和陆婷婷的母亲陆华还有陆婷婷四人淫乱操穴,有时陆华不在,吴刚吴亮就俩人操陆婷婷一个,经常把陆婷婷操得欲仙欲死。

    有时正上课,陆婷婷溜号想到被吴刚吴亮一个在下面用阴茎操穴,一个在后面用鸡巴操屁眼,两个大鸡巴一起抽送,将陆婷婷紧紧夹在中间,妈妈陆华还在旁边使劲揉搓自己的两个乳房,真过瘾呀!想着想着,阴道里就分泌出不少淫水来,把小裤袜弄湿了。这时陆婷婷只能夹住两腿,干着急啦。

    由于是高三了,所以学校开始上晚自习。五点到七点有老师给补课,七点到七点半休息,七点半到九点自己学习。

    这天上晚自习,江晓萍老师正讲英文,大约六点半时,突然停电了,教室里一片漆黑。由于大家没有準备蜡烛,所以江晓萍便让大家先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等来电再讲。

    陆婷婷和宋小易在最后一排靠角落里。陆婷婷趴在桌子上,不禁又想到了操穴的事,想着想着,阴道里就分泌出了淫水。

    陆婷婷抬头看了一下,见一片漆黑,便左手在桌子上用头枕着,右手轻轻地从裤子外面伸进去,把手在自己的小嫩穴上揉搓起来。陆婷婷只摸了一会,穴里就流出不少淫液,陆婷婷一不做二不休,伸出中指,将中指轻轻插进自己的小阴道里,来回抽插起来。

    捅着捅着,陆婷婷不禁呻吟了一声,在旁边的宋小易问道:「怎幺了?婷婷?」

    陆婷婷忙轻声道:「没事,小易。」

    宋小易也轻声道:「没事,妳的手在那忙啥呢?」说着把手伸过来,一摸,道:「咦,婷婷,妳肚子疼吗?怎幺把手伸进衣服里?」

    陆婷婷轻笑道:「我肚子疼,你给我揉揉吧!」说着,用左手握住宋小易的右手,拉过来放进自己的怀里。

    宋小易一惊,轻声道:「别这样,婷婷,同学会发现的。」

    陆婷婷也轻声道:「漆黑一片,谁看见谁?小易,你就给我揉揉吧。」陆婷婷说着,把宋小易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宋小易摸着陆婷婷光滑柔软的肚子,不禁也激动起来,见教室里的确漆黑不见五指,便放心地在陆婷婷的肚子上揉了起来。宋小易没揉几下,手就向陆婷婷的胸部摸去,隔着乳罩抓住陆婷婷的一个乳房,就揉搓起来。

    陆婷婷见宋小易摸玩自己的乳房,便也不閑着地拿中指捅自己的小嫩穴。

    陆婷婷捅了一会,觉得不过瘾,从自己的阴道里抽出中指,把湿漉漉粘满自己淫液的中指在宋小易摸自己乳房的手上抹了几下,抓住宋小易的手,放进自己的裤子里。

    宋小易哪见过这个阵势,长这幺大,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肉体,还是有校花之称的陆婷婷,并且还是陆婷婷主动。宋小易只觉脸红脖子粗,气也喘不匀了,把手放在陆婷婷的阴户上,摸了几下陆婷婷不密的阴毛,就迫不及待地撑开陆婷婷的两片大阴唇,抠摸起陆婷婷的阴道来。陆婷婷则把两腿叉的大大的,让宋小易尽情地抠摸自己的阴户。

    宋小易又抠摸了一会,陆婷婷轻轻地将宋小易的手拔了出来,轻声道:「别摸了,来电就不好办了。等一会下课,咱俩出去玩,行吗?」

    宋小易把湿淋淋的手指在裤子上蹭了两下,也悄声道:「行,婷婷,咱俩下课再说。」

    快到七点时来电了,江晓萍老师也讲不了什幺了,就宣布下课了。

    同学们有的带饭了就在教室里吃饭,有的没带饭就出去买点吃。陆婷婷带饭了,但宋小易没带饭。

    陆婷婷向宋小易一使眼色,宋小易会意地道:「婷婷,我找妳有点事,咱俩出去谈。」

    陆婷婷便将饭盒推给沈悦,笑道:「沈悦,妳就吃我的吧,小易找我有事,正好让他请我吃饭。」

    沈悦笑道:「婷婷,正好我没带饭,省了。」

    宋小易就和陆婷婷出了教学楼。两人见天色已黑,但教学楼内灯火通明,同学们三三俩俩,进进出出。

    宋小易轻轻问陆婷婷:「婷婷,妳说话算数吗?」

    陆婷婷笑道:「怎幺?你还怀疑我?」

    宋小易道:「不是,婷婷。只是妳平时那幺美丽高雅,怎幺突然对我这样,我有点受宠若惊。陆婷婷笑道:「小易,咱们俩是最好的朋友,这样莫非你不喜欢?」

    宋小易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脸胀得通红道:「不是不是,婷婷,妳别理解错了。我…」

    陆婷婷装成不高兴的样子道:「宋小易,你瞧不起我吗?」

    宋小易急得跟丢了什幺似的道:「婷婷,好婷婷,妳别这样,我还没说完妳就…要不找个没人的地方我给妳跪下还不成吗?」

    陆婷婷笑道:「去什幺地方你给我跪下?」

    宋小易点头道:「一定一定。我看咱俩就去后楼吧,一会还得上晚自习。」

    陆婷婷道:「后楼?那行吗?」

    宋小易道:「没问题。」

    陆婷婷一想后楼和围墙中间只有两三米的空,且没人去那,早长了不少的草,的确是个好去处,便道:「好吧。」

    两人一前一后,瞧瞧没人,一转弯,就来到了楼后。

    宋小易和陆婷婷找了一个草密的地方,宋小易一把抱住了陆婷婷,道:「好婷婷,快让我摸摸妳的小奶头和妳的小嫩穴。」

    陆婷婷笑道:「你还没跪下求我呢。」

    宋小易笑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笑道:「好婷婷,这总行了吧。」说着,跪在地上搂着陆婷婷的小腰就将陆婷婷的腰带解开,把陆婷婷的裤子和裤袜往下一拉,退到膝盖上,露出陆婷婷白白的小阴户。

    陆婷婷笑道:「小易,你也别急,你把你的裤子也脱了,也好让我也看看你的大鸡巴。」

    宋小易一听笑道:「好,来而不往非理也。」说着站起身,把自己的裤子和裤袜也退到膝盖上。

    陆婷婷探手一摸,吓了一跳,道:「小易,你多大了,怎幺你的玩意这幺粗大?」

    宋小易自豪地道:「婷婷,不瞒妳说,我去浴池洗澡,很多人的都没我的大。」

    陆婷婷满意地道:「太好了,小易,我就喜欢粗大的大鸡巴。」说着,用手套住宋小易的阴茎就来回撸动起来。

    宋小易的手也没閑着,往陆婷婷的上衣里一伸,从背后解开陆婷婷的乳罩带,便将两手一边一个握住陆婷婷的两个小乳房揉摸起来。

    陆婷婷只在宋小易的鸡巴上撸了几下,宋小易的阴茎就完全粗大起来,陆婷婷心想:「这个大鸡巴不比吴刚吴亮兄弟俩的细啊。」

    这时宋小易却一手摸着陆婷婷的乳房,一手向下摸去,在陆婷婷的阴户停住,抠摸起来,找了半天,竟将中指插进陆婷婷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陆婷婷任宋小易抠摸了一会,伴着淫液的分泌,嘴里不禁呻吟起来。

    宋小易从来不知女人的阴户是如此构造,正抠摸的过瘾,却见陆婷婷猛地蹲下身去,一口将宋小易的鸡巴含进嘴里,吸吮起来。宋小易哪经过这等阵仗,没等陆婷婷的小嘴吸吮几下,只觉得凉飕飕的快感从背后生起,猛然鸡巴一硬,便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多年来积攒的浓精飞洪般泻出,尽数射进陆婷婷的嘴里。

    陆婷婷早知道宋小易经不起自己的这般舞弄,更知道童子精的好处,嘴里使劲地吮了几下,见宋小易的鸡巴一硬一挺,早準备好将宋小易的精液吞下。岂知宋小易的精液积攒多年,此时一泻而出,又猛又稠又多,倒呛得陆婷婷咳嗽了好几声。

    宋小易哪知道其中道理,还道把陆婷婷呛坏了,忙不将的将鸡巴从陆婷婷的嘴里抽出来,惴惴的道:「婷婷,妳怎幺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妳的嘴太紧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婷婷,妳没事吧?」

    陆婷婷笑道:「傻子,你怕什幺,没事。小易,你说我的嘴紧,你还没试试我的小嫩穴呢,我的小嫩穴更紧呢。」

    宋小易道:「婷婷,真过瘾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这幺过瘾。谢谢妳了婷婷。陆婷婷笑道:「小易,尽说些傻话,不过说真的,你的鸡巴可真粗呀,把我的嘴撑的满满的。」

    宋小易嘿嘿笑道:「那是天生的,我也没辙,粗点还不好吗?婷婷。」

    陆婷婷笑着轻打了宋小易一下,道:「小易,你坏死了。你的大鸡巴那幺粗,想把我的小嫩穴撑坏呀。」

    宋小易也笑道:「我还没操妳的小嫩穴呢,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坏。哈哈。」

    陆婷婷握起两个小拳头,在宋小易的胸口捶打着道:「你坏,你坏。」

    宋小易笑着转身就跑,陆婷婷在后面追。由于俩人的裤子还在膝盖上,所以俩人跑起来一扭一扭的,甚是滑稽。尤其是陆婷婷,跑起来两个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着就让人起兴。

    跑着跑着,宋小易回身一把抱住陆婷婷,在陆婷婷的耳边道:「婷婷,让我操妳的小嫩穴行吗?」

    陆婷婷微微气喘道:「你刚射完精,还能硬吗?」

    宋小易笑道:「婷婷,你摸摸我的鸡巴。」

    陆婷婷伸手一摸,吓了一跳,道:「小易,怎幺刚射完就又硬了?」

    宋小易笑道:「见着妳这幺个美人,想不硬都不行。」

    陆婷婷此时也是春心激蕩,哼道:「小易,你想操就操吧,我把小嫩穴给你。」

    宋小易也喘道:「婷婷,我从没操过穴,妳得帮我。」

    陆婷婷笑道:「占人家的便宜还让人家帮你。」说着,转过身去,将两手扶在围墙上,弯下腰,撅起屁股,道:「小易,就这幺站着操吧,省事。」

    宋小易移了过去,站在陆婷婷的屁股后面,把早已粗大的鸡巴从后面捅在陆婷婷的穴口上。

    陆婷婷用一只手从跨下伸到后面,握住宋小易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了几磨,对宋小易道:「小易,使劲捅吧。」

    宋小易搂着陆婷婷的小细腰,把屁股往前一拱,扑哧一声,粗大的阴茎便滑进陆婷婷早已湿透的小嫩穴里。

    陆婷婷轻哼了一声:「好粗呀。」

    宋小易哎呀一声:「好紧呀,好热。」说着,便将阴茎在陆婷婷的穴里一抽一插起来。

    宋小易一边抽插着一边道:「哇,婷婷,原来操穴是这幺过瘾的事,太好玩了,真舒服呀!」

    陆婷婷扶在墙上,被宋小易操得一耸一耸的,也哼唧道:「小易,你的大鸡巴真粗呀,操的我舒服极了。使劲操我的小嫩穴吧。」

    虽然宋小易刚刚射精,但宋小易毕竟是第一次操穴,不能很好把握自己,刚刚操了一会,就哎呀一声道:「婷婷,哎呀,我又要射精了,怎幺这幺快呀,我还没过瘾呢。不好,来了。」说着,抱着陆婷婷的小屁股,发疯似的把鸡巴在陆婷婷的穴里捅着,把陆婷婷捅的前仰后合,哼哼唧唧,不住地呻吟。

    宋小易又汇集了一次快感,再也忍不住,又是一股股的精液在边抽插中边射进陆婷婷的小嫩穴里。半晌,宋小易才从快感中回过神来,叹道:「婷婷,真好。」

    陆婷婷还撅在那,问道:「小易,你说什幺真好?」

    宋小易又叹了一口气道:「我说操穴真好,真过瘾,婷婷,妳的小嫩穴把我的大鸡巴夹得,唉,真是没法说,就是过瘾。」

    陆婷婷笑道:「你过瘾了就把鸡巴抽出去,总不能让我一直这幺撅着吧。」

    宋小易笑着忙把阴茎从陆婷婷的穴里抽出来,还道:「我还没操够呢,这幺快就让我抽出来,妳真狠心。」

    陆婷婷直起了腰,从兜里掏出一卷纸,边擦着自己的阴户边笑道:「馋猫,刚知道腥就不行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过小易,说真的,以后咱俩要是还操穴,你可得带避孕套,要不我怀孕就麻烦了。」

    宋小易一听忙道:「那没问题,我回家偷点就行。哎哟,快上课了,咱俩走吧。」

    两人提上裤子,繫好腰带,又一前一后,偷偷地拐到前楼,像没事一样,走进教室,开始上晚自习了。

    从此以后,宋小易和陆婷婷便在学校各个偏僻的地方操穴。

    一天放学后,宋小易和陆婷婷在教室里都忍不住了,待同学们都走了之后,俩人就在课桌上操起穴来。

    宋小易一边把大鸡巴在陆婷婷的小嫩穴里捅着,一边跟陆婷婷道:「婷婷,怎幺样?我把妳操的舒服吧?」

    陆婷婷媚眼如丝,把小屁股向前迎着宋小易的抽插,道:「小易,你好粗大呀,我舒服极了。」

    宋小易道:「婷婷,总是咱俩操穴我觉得不太过瘾,咱俩怎幺想招把赵健和沈悦也拉进来,咱们四人都是好朋友,应该在一起操穴才好。」

    陆婷婷一偏小嘴道:「哼,怎幺,我的小嫩穴你操够了,又想操沈悦的小嫩穴了?」

    宋小易笑道:「什幺操够了,让我一天操十遍我也操不够。我是说咱们四人是好朋友,应该有穴同操才对。」

    陆婷婷笑道:「得了吧,小易,你就是想操沈悦,还装模作样的。」

    宋小易一听,将阴茎在陆婷婷的穴里使劲地捅了几下道:「我让妳笑话我,看我不操死妳。」

    陆婷婷被宋小易这几下顶的舒服异常,哼道:「哎哟,小易,我服了,你乐意操沈悦就操吧,我给你把她拉进来。」

    宋小易笑道:「这还差不多,那我就把赵健拉进来。」

    两人边操着穴边商量着怎幺将沈悦和赵健来进来,一会工夫,陆婷婷就被宋小易操的高潮迭起,宋小易也将精液射进陆婷婷的穴里。

    陆婷婷拿着宋小易退下来的避孕套,笑道:「小易,每回你都射这幺多,火力好猛呀!怪不得还想操沈悦呢。」

    宋小易笑道:「妳别笑我,明天就让妳领教领教赵健的鸡巴。」

    两人说笑着穿好衣服,溜出了学校。

    第二天一早,陆婷婷就见宋小易把赵健拉在一边,两人嘀嘀咕咕的,赵健猛然间将目光向陆婷婷电射过来,陆婷婷对赵健点头微笑。

    陆婷婷见赵健不停地将目光瞄过来,似乎眼睛都红了,不禁暗暗笑道:「这个赵健也是个急色鬼。」

    一会,宋小易回到座位上,偷偷笑着对陆婷婷道:「这个赵健,他妈的急得够戗,还说让他干什幺都行,真逗。」

    陆婷婷笑道:「你对赵健怎幺说的?」

    宋小易笑道:「我就说赵健,咱俩是好哥们,我有件好事你干不干?赵健就问我是什幺事,我说赵健你想不想操陆婷婷的穴,赵健顿时就傻眼了,死活不信,妳就给他使眼色,他还真就急了。哈哈!」

    陆婷婷笑道:「瞧你那死样,我给赵健操了,把你乐成这样!」

    宋小易笑道:「咱俩不是要把他俩拉进来吗,告诉妳婷婷,赵健的鸡巴比我的还粗呢,妳就偷着乐吧。」

    陆婷婷红着脸道:「真的比你的还粗?」

    宋小易笑道:「看看,看看,动心了吧,那还有假!」

    陆婷婷惊道:「哎呀,那不把我给操死呀。」

    上完两堂课,到了间操的时间,同学们都出去做操去了。教室里只剩下陆婷婷和宋小易俩,今天是他俩值日。

    宋小易把赵健就给叫来,道:「赵健,趁着间操有半个小时,我在门口给你和陆婷婷放哨,你俩就在教室里干了吧。」

    赵健一听吓了一跳,道:「别扯了小易,你想害死我呀?这间操时间万一来人了,咱们就玩完了。」

    宋小易笑道:「瞧你,想操穴还没胆。我不是说给你们放哨吗!」

    陆婷婷在椅子上道:「赵健,不瞒你说,我和小易我俩在教室里已经操过好几次穴了。你要是不敢操我,咱们就此拉倒。」

    赵健把脸憋得通红,对陆婷婷道:「婷婷,我想操妳都想疯了,我经常在手淫的时候想着妳呢。」

    陆婷婷笑道:「那你还等什幺?说着站起身来,把裙子往上一翻,露出粉红色的小裤袜,把小裤袜往下一退,退到膝盖上,将阴户向前挺着道:「赵健,你看我的小嫩穴好看吗?」

    赵健只觉眼前一白,见陆婷婷露出嫩嫩的小阴户,阴毛还不太密,再也忍不住了,将手伸到陆婷婷的两腿间,在陆婷婷的阴户上摸了起来。

    陆婷婷也将手伸到赵健的跨下,拉开赵健裤子的拉锁,伸进去一握,果然如宋小易所说的真是又粗又长。

    宋小易这时笑道:「你俩要干的话就快点,一会间操就完了。去,到最后一排角落里,我在门口给你俩放哨。」

    陆婷婷和赵健俩人依言走到教室最后面的角落里,陆婷婷把裤袜退了下来,揣进兜里,一扭小屁股坐在课桌上,把裙子向上兜了兜,叉开两腿笑道:「赵健,快点来吧。」

    赵健此时早就冒火了,见陆婷婷摆好了姿势,自己也急忙从裤子里掏出了鸡巴,一手挽着一条陆婷婷白嫩嫩的大腿,将自己的鸡巴捅向陆婷婷那已经冒水的小嫩穴。

    陆婷婷两手支着课桌,抬起上身,见赵健的大鸡巴向自己的小嫩穴捅来,不禁道:「赵健,你的大鸡巴可真是又粗又长啊。」

    赵健笑道:「婷婷,妳的小嫩穴可是又窄又紧啊。」

    陆婷婷笑道:「你还没操进来怎幺知道我的小嫩穴又窄又紧。」说话间,赵健的鸡巴在陆婷婷的穴口转了几转,撑开陆婷婷的两片阴唇,把个粗大的阴茎就捅进陆婷婷的穴里。

    陆婷婷一趔嘴,哼道:「赵健,你的大鸡巴太粗了,慢点操妹妹的穴。」

    赵健将阴茎齐根插进陆婷婷的穴里后,觉得陆婷婷的小嫩穴紧紧热热地把自己的鸡巴包裹住,好不舒服,也道:「婷婷,妳的小嫩穴好紧呀。」说着抱起陆婷婷的大腿,前后使劲地抽插起来。

    陆婷婷眼见赵健的鸡巴在自己的穴里来回抽插着,由于粗大,操的自己欲仙欲死,呻吟道:「好小健,操的爽死了,使劲操。」

    赵健更不吱声,只是把屁股耸得飞快,将鸡巴在陆婷婷的穴里使劲地进出着。

    一会工夫,陆婷婷的穴里就泻出很多的淫水,赵健的每一次抽送都唧咕作响。

    这时陆婷婷挺起上身,用手搂住赵健的脖子,把屁股使劲向上挺着,边挺边道:「小健,使劲操呀,好舒服。」

    赵健见状,忍不住将鸡巴更加用力地抽插起来,把陆婷婷操的嗷嗷直叫。

    宋小易在门口侧过头来笑道:「婷婷,妳小点声行不行?」

    陆婷婷搂着赵健的脖子侧过头对宋小易笑道:「小易,小健操的我爽死了。」

    赵健也边操着边笑道:「婷婷,妳的小嫩穴真紧呀,我可要射精了。」说着抱起陆婷婷的小屁股,疯了似的抽送起来,嘴里哎呀哎呀地叫着。

    陆婷婷被赵健干的前仰后合,高潮来临,也叫出声来。只见赵健浑身一抖,陆婷婷感觉赵健的鸡巴一挺,一股一股热热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穴里深处。赵健如虚脱般忽忽直喘,陆婷婷也软倒在课桌上。

    宋小易见状忙道:「你俩别喘了,还不快收拾收拾。」

    陆婷婷和赵健一听忙起身,赵健把湿漉漉的鸡巴从陆婷婷的小嫩穴抽出来,陆婷婷则忙拿卫生纸将赵健射出的精液擦乾净,起身又穿上了小裤袜,放下裙子,捋了捋头髮,问赵健道:「小健,看我没什幺异样吧?」

    赵健一边将鸡巴塞进裤子里,一边见陆婷婷美丽的脸上尽是高潮过后的潮红,便道:「婷婷,妳的脸红了。」

    陆婷婷笑道:「那是被你的大鸡巴给操的。」

    宋小易走过来问道:「怎幺样?两位还满意吗?」

    陆婷婷呸了宋小易一口道:「怎幺,你也急了?」

    赵健笑道:「真是过瘾,还真的谢谢婷婷。」

    陆婷婷笑道:「谢什幺,都是为了快乐嘛。宋小易也笑道:「好事还在后面呢。」

    陆婷婷道:「间操快完了,咱们打扫打扫卫生吧。」三人便忙碌起来。

    之后的几天里宋小易和赵健一直央求陆婷婷把沈悦给拉进来,并说要来个四人大战。陆婷婷在宋小易和赵健左抱右亲之下,笑着答应了。

    这天中午,吃完饭后,陆婷婷一拉沈悦道:「走,出去散散步去。」

    当俩人走在校园的林荫小路上时,陆婷婷不禁叹了口气,道:「无风吹柳柳自摇,试问此生谁逍遥。」

    沈悦笑着问道:「婷婷,妳是乐天派,怎幺也叹起气来啦,吟这种伤感的诗。」

    陆婷婷笑道:「高三真烦人,还要考大学。成天学呀学的,一点快乐都没有。」

    沈悦一听也道:「妳还说妳,我是学习委员,烦恼更多,压力更大,我才是一点快乐都没有呢。」

    陆婷婷笑道:「我眼下倒有个快乐的法子。」

    沈悦忙道:「是什幺?」

    陆婷婷笑道:「妳看宋小易和赵健两人哪个好?」

    沈悦笑道:「都是好朋友,两人都不错。婷婷,妳问这个干什幺?」

    陆婷婷笑道:「紧张学习之余,男女生轻鬆轻鬆也是好的。」

    沈悦笑道:「婷婷,妳不是让我和他俩之一搞对像吧?」

    陆婷婷笑道:「就是搞对像我也得让妳和他俩一起搞。」

    沈悦笑着打了陆婷婷一下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竟瞎说。」

    陆婷婷笑着问沈悦道:「悦悦,咱俩是不是好朋友?」

    沈悦笑道:「当然是了。」

    陆婷婷突然严肃地对沈悦道:「悦悦,我想问妳一个问题,妳可要回答我。」

    沈悦笑道:「哎哟,这幺严肃呀!妳问吧,我保証回答。」

    陆婷婷问道:「悦悦,妳是处女吗?」

    沈悦一听,脸色一变,阴冷了半天道:「婷婷,妳这是什幺意思?」

    陆婷婷笑道:「悦悦,妳别急呀。我可告诉妳,我不是处女了,我早就被人操过了。」

    沈悦一听道:「婷婷,既然妳这幺说了,我刚才也答应妳了,我就告诉妳,我也早就不是处女了。」

    陆婷婷一听,便道:「好,悦悦,我就告诉妳实话。」

    于是陆婷婷就把自己和宋小易赵健的事说了,并说大家都是好朋友,宋小易和赵健希望沈悦加入行列。

    沈悦低头在地上转了半天不说话,急得陆婷婷直道:「悦悦,我可把我的心里话都告诉妳了,妳看着办吧。」

    沈悦又转了几圈,突然笑道:「婷婷,看把妳急的这样,咱们都是好朋友,好吧,我答应了,我也轻鬆轻鬆。」

    陆婷婷喜道:「悦悦,这就对了,何苦苦了自己呢。」两人笑着挽在一起走回教室。

    陆婷婷在课间的时候把沈悦同意的事告诉了宋小易和赵健,把宋小易和赵健乐的直跳,就想马上四人联体大战。

    陆婷婷笑道:「别太得意忘形了,露了马脚就不好了。」

    宋小易和赵健才收敛了起来,让陆婷婷告诉沈悦晚自习的时候大家溜出去在楼后见。

    晚自习的时候,学生们可以随便一些。有的不在学校学习可以回家,有的有事的话可以进进出出。所以陆婷婷和沈悦一看八点了,就相互一使眼色,起身出了教室。宋小易和赵健哪能落后,也相跟着出来了。

    四人人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楼后。宋小易道:「咱们顺着围墙走到最里面吧。」

    四人便不吱声,只是手拉手地往里走。

    快走到最里面的时候,陆婷婷咦了一声,道:「那不是江老师的办公室吗?怎幺这幺晚了还亮着灯,江老师还没回家吗?」

    赵健道:「走,咱们过去扒窗户看看。」

    宋小易陆婷婷等四人轻手轻脚地来到窗下,点起脚尖往一楼的江晓萍老师的办公室里一看。这不看则已,一看,四人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四个小脑瓜往江老师的办公室里一看,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平时高雅温柔美丽端庄的江晓萍老师此刻正坐在椅子上,两手抱着一个男人光光的屁股,将那个男人的阴茎含在嘴里,正使劲地吸吮着。

    那男人站在地上,裤子退在膝盖处,两手叉着腰,把个大屁股使劲地前后耸动,将大鸡巴往江老师的嘴里捅。宋小易、陆婷婷等再一看那男人,不禁又是一呆,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学校校长高志远。

    (高志远是高洁、高芳的父亲,他们的事在《淫乱秘史6之血缘关系》中有详述)。

    宋小易、陆婷婷等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摒住呼吸,又向窗内看去。

    只见江晓萍老师把高校长的鸡巴在嘴里又来回吸吮几下,便把高校长的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握在手里一边来回撸着一边把一双俏眼斜向上瞟着,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嘴里说着什幺。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四人虽然听不见江老师在说什幺,但看见高校长岁数这幺大了鸡巴竟然还是如此粗大,料想他们可爱的江老师一定是在夸奖高校长的大鸡巴。

    这时只见高校长嘴里说着什幺弯腰将退在膝盖处的裤子和裤袜一起脱了下去,江老师也站起身来脸上笑着把上衣解开露出里面的乳罩,又弯下腰解开裤带,连裤子带裤袜一起也脱了个精光。

    高校长笑着在江老师雪白滚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江老师笑着以回应的方式在高校长的大鸡巴上撸了几下。只见高校长又说了几句什幺江老师笑着亲了高校长一下,便从椅子上拿了一个椅垫放在桌子上,江老师一抬屁股坐了上去把两腿大大的叉开。

    由于江老师坐的方向正好对着窗户,隐秘的阴户叫宋小易、陆婷婷等看了个清清楚楚。只见江老师的阴户微微发红,浓密的阴毛成倒三角状,江老师为了逗高校长,微微使劲把两片大阴唇弄得一开一合的好像婴儿的小嘴一样,隐隐见到里面粉红色的阴道。

    高校长乐得一手挽起一条江老师的大腿,蹲下身去把嘴凑在江老师的阴户上面伸出舌头在江老师的阴户上舔了起来。

    江老师幸福地把头高高扬起,披肩长发缎子般垂在办公桌上,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好让高校长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高校长一边舔着一边将中指插进江老师的阴道里来回捅着。

    不一会只见江老师想必兴奋起来了,从办公桌上坐起来抱住高校长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高校长抬起头回应着江老师的狂吻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江老师的穴里捅起来。只见江老师把高校长捅在穴里的手拔出来,握住高校长粗大的阴茎往自己的阴户拉,高校长站起身来笑着把刚从江老师穴里抽出来的手指在江老师的脸上抹了几下,想必手指上全是江老师分泌的淫液。

    于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四人见了此状,也不禁起兴。宋小易一把把沈悦拽过来,轻声道:「看咱们江老师都这样了,咱们也快活快活吧。说着掀起沈悦的裙子,一把扯下沈悦的小裤袜,在沈悦的小嫩穴上摸了起来。

    沈悦虽然答应了陆婷婷跟宋小易和赵健操穴,但终究还是不太好意思,刚才见了江老师和高校长这一番调情,不禁小嫩穴里也流出些淫水来,宋小易这一摸,沈悦自然就靠在宋小易的身上,任凭宋小易在自己的阴户上抠摸起来,同时自己的手也自然伸向宋小易的裤子,拉开宋小易裤子上的拉链,掏出宋小易的大鸡巴撸了起来。

    那边赵健也和陆婷婷相互抠摸起来,陆婷婷一边撸着赵健的鸡巴一边吃吃地笑道:「阿健,想不到咱们江老师也这幺干呀,平时咱们江老师可端庄的很。」

    赵健也笑道:「操他妈的,越平时端庄骨子里越骚,妳和沈悦平时不也挺端庄的吗,操起穴来还不是和个小淫妇似的。」

    陆婷婷笑着使劲地撸了两下赵健的鸡巴道:「死鬼,就算我是小淫妇,那沈悦你也没操过,你怎幺知道沈悦就是小淫妇。」

    赵健假装哎哟两声,扭头问宋小易:「小易,沈悦骚不骚?」

    宋小易笑道:「骚,骚的很,你看我这手湿漉漉的,全是悦悦的淫水。」

    沈悦笑着打了宋小易一下道:「你真坏,竟羞人家。」

    赵健笑道:「是吗?我摸摸。」

    说着伸过手来,在沈悦的穴上摸了两把,果然摸的湿漉漉的,赵健把手拿到陆婷婷的面前,笑道:「婷婷妳看。」陆婷婷笑道:「去你的吧,看什幺,快看咱们的江老师吧。」

    四人便一边相互抠摸着一边又向屋里瞧去。

    于只见这时高校长正一手握着粗大的阴茎在江老师的穴口上磨着,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江老师的两片大阴唇分开。江老师则用两个胳膊肘支着办公桌,抬着头看着高校长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着,嘴里说着什幺,大概是让高校长把鸡巴快点操进穴里去。

    果然只见高校长一挺腰,那幺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江老师的穴里去了。江老师一咧嘴,高校长就晃起屁股,前后抽送起来。

    江老师微微瞇着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一副淫蕩的陶醉样。这边高校长两手搂着江老师的小细腰,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部,把个大鸡巴使劲地驰骋在江老师的肥穴里。

    两人操了一会,高校长又解开江老师的乳罩,露出江老师两个丰满的大乳房,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高高挺起。

    高校长一手一个,握住江老师的乳房,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着江老师的穴。又操了一会,高校长说了句什幺,将鸡巴从江老师的穴里抽出来,江老师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身,趴在办公桌上,撅起大屁股,高校长又将阴茎从后面操进江老师的穴里,干了起来。

    这般激斗把宋小易、陆婷婷四人看得春心激蕩,宋小易看着看着,将沈悦往墙上一推,站在沈悦的后面就把鸡巴捅进沈悦的小嫩穴里操了起来。

    赵健也不示弱,也站在陆婷婷的身后,把陆婷婷的裤子裤袜退到脚脖,将鸡巴操进陆婷婷的穴里抽送起来。

    宋小易一边抽送一边道:「哎哟,悦悦的小嫩穴好紧呀。」

    沈悦哼唧道:「不是我的穴紧,是你的大鸡巴太粗了,哎哟,操的妹妹好舒服,小易,使劲,操我,干我。」

    旁边陆婷婷两手扶着墙也道:「阿健,拿你的大鸡巴使劲捅我的小嫩穴,使劲,婷婷的穴里好爽。」

    赵健抱着陆婷婷的细腰将鸡巴在陆婷婷的穴里使劲地抽插两下道:「来,小易,你过来操一会婷婷,我操操悦悦的小嫩穴。」

    宋小易一听,将鸡巴从沈悦的穴里抽出来,挪了两步,来到陆婷婷的身后,赵健也到了沈悦的身后,将全是沾满陆婷婷淫液的鸡巴很顺利地就插进沈悦的阴道里,操了起来。

    宋小易也把湿漉漉的鸡巴操进陆婷婷的穴里,笑道:「这回好了,婷婷,妳的浪水和悦悦的浪水混到一起了。」

    陆婷婷呻吟道:「我只要大鸡巴,快操我,使劲地操,那才好呢。」

    旁边赵健一边把大鸡巴在沈悦的阴道里抽出送进一边道:「悦悦,妳的小嫩穴怎幺出了这幺多淫水,我这一操,唧咕唧咕的直响。」

    沈悦呻吟道:「阿健,哎哟,舒服死了。我是个小蕩妇,都怪我平时装的太正经,没早和你们操穴,你和小易的大鸡巴真好,操的我要上天了。快操呀,使劲操,把悦悦的小嫩穴操烂吧。」

    宋小易在旁边听了沈悦的淫话,笑道:「婷婷,妳还别说,悦悦真是够骚够淫。」

    陆婷婷在宋小易大鸡巴猛捅猛操下,也是快感非常,哼唧道:「我挑的人准没错,哎哟,小易,你要是觉得悦悦还行,你就使劲操我吧,婷婷都要舒服死了。」

    宋小易笑道:「我不操妳还能便宜妳吗?」

    四人便俩俩一伙继续操起穴来。

    四人又干了一会,宋小易笑道:「来,阿健,咱俩让她俩知道知道轮姦的滋味。」

    说着,宋小易和赵健又相互调了位置,宋小易开始操沈悦的小嫩穴,赵健操起陆婷婷的小嫩穴了。

    陆婷婷侧头问沈悦道:「悦悦,怎幺样?同时被小易和阿健两根大鸡巴操,感觉如何?」

    沈悦摇头晃脑道:「哎哟,婷婷,怎幺这幺舒服呢,我以前被别人操可没这幺舒服呀。太爽了,乐死了。」

    陆婷婷笑道:「悦悦,妳以前被谁操过呀?」

    沈悦哼哼唧唧道:「婷婷,这个我可不告诉妳。」

    陆婷婷笑着扭头对宋小易道:「小易,她不告诉咱们你就使劲的操她,操死她,看悦悦告诉不告诉咱们。」

    正说笑间,忽听宋小易道:「快看,江老师又换姿势了,真浪呀。」

    四人先停了抽送,探头向窗内望去。

    于只见屋里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高校长在地中央放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江老师笑着跨坐在高校长的腿上,一手握着高校长粗大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缓缓地坐了下去,直到把高校长的大鸡巴全都吞进自己的穴里,还晃动着大屁股左右磨了两下。接着把一张俏脸凑上去,伸出小舌头,和高校长吻了起来。

    只见江老师上面吻着,下面却将大屁股上下挫动起来。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看得清清楚楚,江老师往上一抬屁股,高校长粗大的鸡巴便露出大半节,鸡巴上被灯光一照,亮晶晶,湿淋淋的,江老师往下一坐,高校长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整根就被江老师的肥穴给吞没了。两人就以这种姿势操了起来。

    不知是江老师兴奋了还是累了,那张美丽的脸上红红的,眼睛也闭上了,两手放在高校长的肩上,只顾将那白白的大屁股飞快地抬起坐下。高校长的两手抱着江老师的屁股蛋子,配合着江老师的套动。

    于就在这时,宋小易他们隐约听到了电话铃声,而屋里高校长和江老师却猛地停止了操穴,相互望着。电话铃持续了几声,只见江老师十分不情愿地抬起屁股,把高校长的大鸡巴从穴里放了出去,一抬腿,从高校长的身上下来,光着屁股倚在办公桌旁,用手拢了拢头发,嘴里说着什幺。

    高校长支着湿淋淋的大鸡巴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旁边办公桌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一部手提电话。电话接了没讲几句,就见高校长脸色大变,昂然挺立的阴茎立马就软了下去。接着就见高校长急忙穿衣服,江老师在旁边不情愿地说着什幺,高校长强笑着拍拍江老师的屁股,又在江老师的阴户上摸了两把,亲了江老师一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于屋里只剩下江老师一人在那发呆,想必操穴正操的快高潮了,却突然人走了,内心感到万分空虚。

    只见江老师又呆了一会,可能是刚才操穴操的热了,抬手在额头擦了擦,便扭着屁股向窗户这边走来。宋小易等人见了急忙蹲下身子。头顶上的窗户哗的一声被江老师推开了,宋小易等听见江老师在窗边叹了一口气,又扭身回去了。

    宋小易等又悄悄地抬起头向屋里瞧去,只见江老师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支手支着办公桌,一支手竟然伸向自己的阴户,抠摸起来,嘴里还自言自语的道:「这个死鬼,妈了个穴的,把我弄得半死不活的就走了,让我怎幺办吶。」

    说着叉开两腿,把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一起插进阴道里捅了起来。把宋小易、陆婷婷等四人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时的江老师和现在的江老师怎幺这样截然不同。

    江老师自己用手指捅了一会穴,觉得还不过瘾,突然好象想起了什幺,弯腰从自己的办公桌下拿出一个方便袋放在办公桌上,从里面倒出一堆蔬菜,正是江老师晚上準备回家做菜用的。

    只见江老师左挑右拣,选中一根大茄子,足有三十公分长,粗细比高校长勃起的大鸡巴还粗。江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到门口的洗手盆去洗茄子去了。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相互对望了一眼,吐了吐舌头,又向屋里看去。

    由于江老师一直没穿裤子,只穿了上衣还是敞着怀,在门口弯腰洗茄子的时候,雪白的大屁股就撅起来正对着宋小易他们,宋小易他们见江老师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不时还能露出屁眼,整个屁股沟里都是湿淋淋的,全是刚才和高校长操穴时流出的淫水。

    一会,江老师把大茄子洗了个乾净,就在门口,背对着窗户,微微曲起两腿,迫不及待将大茄子捅在阴道口上。

    只见江老师一手握住大茄子,一手撑开自己的阴唇,嘴里嘶嘶哈哈地吸着气,把大茄子一点一点地往自己的阴道里捅了进去。左磨右转,那幺粗大的茄子竟然被江老师送进去大半截。然后江老师直起腰,顺手拉过来一把椅子,抬起右脚踏在椅子上,低头看着阴户,将那根大茄子慢慢地在自己的阴道里抽插起来,一边抽插一边嘴里哎哟哎哟地叫着。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哪见过这等阵势,宋小易一拍赵健轻声道:「不行,咱们得去安慰安慰江老师。」

    赵健也轻声道:「得了吧,小易,我可不敢。」

    陆婷婷也道:「行了,小易,你有多大的胆子。」

    沈悦道:「不行,小易,你要操穴就操我吧,可别去操江老师。」

    宋小易笑道:「你们看江老师都这样了,拿个大茄子在捅穴,咱们不去操她谁操她?现在正是机会,错过了就没戏了。万一将来咱们操穴叫江老师发现,还不如现在就把江老师拿下,大家在一起操穴心里也有底呀。」

    陆婷婷等一听也有道理,赵健就问:「那幺小易,咱们怎幺干?」

    宋小易笑道:「窗户不是开着嘛,咱们趁着江老师背对着咱们,咱们跳进去,吓唬吓唬江老师。」

    说着,宋小易将鸡巴从沈悦的阴道里抽出来,提上裤子,赵健也把鸡巴从陆婷婷的阴道里拔出来。

    宋小易道:「阿健,咱俩先进去。」

    赵健繫好裤带点点头,宋小易便和赵健悄悄地从窗户爬了进去。

    也许是江晓萍太专心地投入到大茄子在阴道里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也许是宋小易和赵健进来的动静轻了些,反正当宋小易和赵健站在江晓萍身后的时候,江晓萍一点也没有发现,还在拿茄子捅着自己的穴,并且哼哼唧唧地道:「哎哟,舒服,舒服。」

    宋小易见状,实在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抱住了江晓萍,道:「老师,你干什幺呢?」江晓萍正在体验着大茄子在阴道里抽插所带来的快感,而且穴里的淫水分泌的越来越多,猛然间被人抱住,惊吓的感觉可想而知。

    江晓萍只觉得浑身僵硬,脸色煞白,脑袋里只想着:「完了,完了。」江晓萍顾不得把大茄子从阴道里抽出,扭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两个学生宋小易和赵健一个抱着自己、一个在一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江晓萍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哎哟』一声,突然昏了过去。

    宋小易忙把江晓萍抱了起来,对赵健笑道:「看,把江老师给吓昏了。」

    赵健却不知怎幺办才好,急急的对宋小易道:「那怎幺办呀?」

    宋小易笑道:「你个胆小鬼,真没用。」说着抱起江晓萍,走到办公桌边,将江晓萍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扭头对赵健道:「你把婷婷和沈悦拉进来。」赵健便走到窗前,把陆婷婷和沈悦从窗外给拽了进来。

    四人围在办公桌边,看着江老师微皱着眉头,依然人事不知。只见密密的阴毛下面,由于兴奋充血而显得微微红肿的阴户上,那幺大的茄子竟然完全插进阴道里,只留个小头在外面,也是湿淋淋的。

    宋小易笑道:「看咱们江老师,都骚成这样了,连茄子都用上了。」

    陆婷婷和沈悦都吃吃地笑了,陆婷婷走上前去,分开江晓萍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捏住茄子的头,把茄子从江晓萍的穴里抽出了大半截,带着江晓萍的两片大阴唇都翻了出来,陆婷婷啧啧地笑道:「看看,整个茄子全湿了,咱们江老师真够浪的。」

    宋小易这时把陆婷婷推到一边,笑道:「看着江老师的骚穴,我忍不住了,反正也是这幺回事,我他妈的先操操江老师的穴再说。」说着解开裤子,连裤衩一起退了下去,那根粗大的鸡巴早已挺的和大炮一样。

    沈悦笑道:「小易真不要脸,刚操完我和婷婷的穴,就要操江老师的穴。」

    宋小易笑道:「你俩的穴是小嫩穴,我还没操过大骚穴,所以就要操一操了。」说着,挽起江晓萍的两条大腿,往办公桌边挪了挪,顺手把插在江晓萍穴里的茄子啵的一声拔了出去,站在办公桌边,鸡巴正好顶在江晓萍的穴口上。由于江晓萍刚才分泌的淫水太多,宋小易的大鸡巴毫不费力的就捅进江晓萍的穴里。

    宋小易『嗷』了一声道:「哎哟,咱们江老师的穴也是紧紧的,好热呀!」边说边晃动起屁股,在江晓萍的穴里操了起来。

    江晓萍就在昏迷中让学生给姦污了。

    宋小易挽着江老师的大腿,起劲地把大鸡巴在江晓萍的穴里插进抽出,边操嘴里还边道:「过瘾,过瘾啊!」

    宋小易的下腹和江晓萍的阴户相击,『啪啪』作响,看得陆婷婷笑道:「小易,慢点操,别闪了腰,不就是江老师的穴嘛,操也操了,急什幺!」

    旁边赵健看着宋小易操江老师的穴,自己的鸡巴也硬了,一把把沈悦拉过来,道:「悦悦,我也起兴了,来,咱俩也操操穴吧!」

    沈悦笑道:「阿健,你不说我的小嫩穴也湿了,快来,操我的小嫩穴吧!」说着,把裙子掀了起来,把里面的小裤衩脱了,这边赵健也把下身脱光了。沈悦一拧身坐在了江晓萍旁边的办公桌上,叉开两腿,道:「快来,阿健。」

    赵健忙走过去,一手搂住沈悦的小腰,一手拿着自己的鸡巴,对着沈悦的阴道口,磨了两磨,见沈悦的穴口湿淋淋的全是淫水,便一挺腰,『扑哧』一声,大鸡巴就齐根插进沈悦的阴道里,接着两手环抱着沈悦的小腰,将大鸡巴在沈悦的阴道里抽插起来。沈悦挺着上身,两手抱着赵健的脖子,哼哼唧唧的道:「阿健,使劲操,使劲捅,哎哟,好舒服呀!」

    这边宋小易正操着操着,忽听江晓萍呻吟了一声,嘴里哼哼唧唧起来,苍白的脸也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了。陆婷婷在一边见状,走了过来,把江晓萍的上衣分开,把里面的乳罩翻了上去,露出两个滚圆雪白的大乳房。陆婷婷一手一个握住江晓萍的两个乳房,揉搓起来,并对宋小易笑道:「看你,把江老师给操醒了吧。江老师的乳房真是不小呀!」

    宋小易也笑道:「咱们江老师真骚,昏迷这幺半天,我这一操穴,穴里还往外淌淫水呢!」

    这时就听江晓萍哼了两声,嘴里喃喃的道:「哎哟,好爽,使劲操,爽死我了!」

    宋小易和陆婷婷不由得相视一笑,陆婷婷笑道:「小易,你再使点劲,看能不能把江老师操醒。」

    宋小易便把大鸡巴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来,笑道:「看我的。」说罢,在大鸡巴离江晓萍的穴口挺远的地方使劲向前一捅,『扑哧』一声,竟然整根大鸡巴都捅进江晓萍的穴里,把江晓萍捅的一耸,嘴里『哎哟』一声。

    宋小易又这样操了几次,江晓萍哼唧着慢慢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了陆婷婷一张笑嘻嘻的脸离自己很近,接着又看见宋小易抱着自己的两条大腿,在自己的胯间耸动着,随后感觉到自己的穴里正被一根粗大、火热的鸡巴来回抽插着。一扭头,又看见赵健搂着沈悦在紧挨着自己的旁边正在气喘吁吁地操着穴。江晓萍不禁呆了,又由得宋小易抽插了半天,才道:「你们,你们在干什幺?」

    宋小易笑道:「江老师,这还用问吗,当然在操穴了。」

    江晓萍一边被宋小易顶的一耸一耸地一边气喘吁吁的道:「不行,宋小易,你赶快把那个抽出去。」

    宋小易笑嘻嘻的道:「江老师,你让我把什幺抽出去呀?」说着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听得『啪啪』一阵急响,江晓萍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呻吟起来:「哎哟……哎……宋小易,你顶死我了……哎哟!」

    陆婷婷这时也使劲地揉搓着江晓萍的乳房,并把嘴也凑了上去,吻住了江晓萍的嘴。宋小易一不做二不休,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把大鸡巴在江晓萍的阴道里飞速地抽插着。江晓萍一时意乱情迷,加上宋小易操的实在太过猛烈,陆婷婷又把自己的乳房揉的像两个面团似的,江晓萍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穴里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不禁一阵头晕目眩,两手一把将陆婷婷死死搂住,下身迎着宋小易的抽插,没命地向前死顶,躲过陆婷婷伸进自己嘴里的小舌头,张嘴叫道:「哎呀,不行了,操死我了,完了,我死了……啊……啊……使劲操呀……使劲操老师的大骚穴,操……操!」

    喊着喊着,屁股向上一挺,『啊』的一声,人又昏了过去。宋小易觉得江晓萍的穴里有节奏的一紧一紧,接着死死的一紧,宋小易就感到龟头一热,『噗』的一下,在鸡巴的来回抽插中,江晓萍的淫精顺着两人的阴部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地板上。

    宋小易减缓了抽插的速度,气喘吁吁的笑道:「哈哈,又把江老师给操昏了。」

    那边赵健和沈悦一边操穴一边看着这边的情形,赵健见宋小易把江老师又给操昏了,并且看到江老师刚才高潮时的淫蕩样,便从沈悦的阴道里抽出鸡巴,对沈悦道:「悦悦,你先等一会,我去再把江老师给操醒。」说着拍拍宋小易道:「来,小易,让我也过过瘾。」

    宋小易便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湿淋淋的鸡巴,一边甩着一边笑道:「操他妈的,江老师的水可真多呀!」

    赵健凑了上去,见江晓萍的阴道里还地向外淌着淫水,便笑道:「看江老师的骚水,都能把鸡巴洗一洗了。」几个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赵健把鸡巴对準江晓萍的穴口,一点也不费力地就将鸡巴插进江晓萍的穴里抽插起来。赵健一边抽插一边笑道:「江老师的穴里也太滑了,一点摩擦阻力也没有,他妈的,这样操一个晚上也射不了精呀!小易,是不是你把江老师的穴给操鬆了?」

    宋小易哈哈笑道:「我哪有那幺粗的鸡巴!那是江老师高潮过后阴道放鬆的结果。阿健,你别急,再操一会,江老师的穴就紧了,穴养的江老师的大骚穴不次于婷婷和悦悦的小嫩穴呢!」

    赵健一听,便不紧不慢的操起江晓萍的穴来。抽送了没几十下,赵健笑道:「果然紧了,哎哟,还挺紧呢,好像有点往里吸呢!」说着抱起江晓萍的大腿猛力地抽送起来。

    在赵健的大力抽送下,江晓萍悠然醒了过来,但并没有睁开眼睛,却暗暗地体味刚才高潮的快感。但赵健毕竟是大力抽插,粗大的鸡巴下下都顶在江晓萍子宫口处,操的江晓萍不禁又兴奋起来,嘴里不自觉地又哼哼起来。江晓萍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才发现操自己穴的不是宋小易了,而是赵健了,不禁暗暗想道:「唉,怎幺就这样叫自己的两个学生给轮姦了呢?不过这两个学生的鸡巴还真是粗大,操起穴来真是过瘾,我这可怎幺办呢?既然他俩把我给操了,我也就真捨不得他俩了呢!江晓萍呀江晓萍,你真是这幺淫蕩吗?你平时的高雅端庄都哪里去了呢?」

    江晓萍这边正在暗暗自责的时候,那边赵健却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使得本已舒服的江晓萍更加舒服起来,已经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了:「哦……哦……舒服,真舒服,哎呀……爽死了……」

    宋小易、赵健、陆婷婷、沈悦相视一笑,赵健边操边问道:「江老师,你哪里舒服?告诉我!」江晓萍一听,脸不禁红了起来,使劲地忍着不发出声音。

    赵健见状,暗自一笑,发力抽送起来,边使劲地捅着江晓萍的穴边道:「江老师,你的穴已经叫我们给操了,我们也看见你和高校长操穴了,也看见你用大茄子捅自己的穴了,你还有什幺不好意思的呢?我也告诉你,小易、婷婷、悦悦我们四个人总在一起操穴玩。」

    宋小易在一边也笑道:「江老师,我们是看见你用大茄子解痒,心疼你,才用我们的大鸡巴给你解痒的,我们是爱江老师的。今天大家碰到一块,那是天意呀,真的希望江老师以后能和我们一块操穴取乐,那该多好啊!」

    陆婷婷和沈悦在一边也点头道:「是呀,江老师,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江老师平时也对我们四个最好了,今天我们就和江老师更好了,是不是?」

    江晓萍被四个小甜嘴说得也无话可说,心里想:「反正也是这幺回事了,只要他们四个不说,谁也不知道,还能和宋小易、赵健两个大鸡巴取乐,就这幺着吧。」想到这里,便红着脸慢慢睁开了眼睛。

    宋小易、赵健、陆婷婷、沈悦见江老师睁开了眼睛,满脸红润的瞄着大家,美丽的脸上有几粒小小的汗珠,披肩长髮被刚才操穴操的有些凌乱,躺在办公桌上,一副娇柔甜美的模样,不禁都呆了。

    江晓萍冲着四个平时心爱的学生微微一笑道:「你们四个小坏蛋,差点把老师吓死,以后可不许这样呀!」

    宋小易、赵健、陆婷婷、沈悦一听,『嗷』地一声从地上跳起来,高兴地喊道:「老师和我们在一起喽,万岁!」

    江晓萍微笑道:「小点声,让别人听见。」

    宋小易四人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赵健忙又将大鸡巴捅进江晓萍的阴道里,使劲地操了起来,道:「我让老师舒服舒服。」

    江晓萍被赵健一顿操,哼唧起来:「赵健你的鸡巴真粗呀,好舒服呀,使劲捅。」

    宋小易在一边摸着江晓萍的乳房笑问:「老师,你哪舒服呀?」

    江晓萍用手打了一下宋小易呻吟道:「哎哟,是穴里舒服嘛,你真坏,人家不好意思说,你总逼着老师说。」

    宋小易哈哈笑了起来道:「阿健,来,让我操操老师的穴。」

    江晓萍笑道:「你的大鸡巴我早就领教过了。」说话间,赵健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鸡巴,宋小易挪过去,把大鸡巴『扑哧』一声就操进江晓萍的穴里去了。江晓萍『哎哟』一声道:「轻点操,你想把老师操死呀!」

    宋小易一边耸动着屁股一边笑道:「我可捨不得操死这幺美丽的老师。」宋小易就这样抽插起来。

    一会的工夫,只见江晓萍从办公桌上直起了上身,甩了甩脸上的长髮,两手支在办公桌上,低头看着宋小易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里进进出出,嘴里气喘道:「操,操,操,小易,快使劲操老师的大骚穴,老师的穴里现在痒得很,哎哟,小易,老师的大骚穴怎幺样?夹得你的大鸡巴爽不爽?」

    宋小易放下江晓萍的大腿,搂住江晓萍的腰,使劲地晃动着屁股,也是气喘着道:「老师的大骚穴真紧,夹得小易的大鸡巴好舒服。老师,你的穴怎幺这幺紧呢?」

    这时江晓萍突然喘的更厉害了,叫道:「小易,快点操老师的穴,老师又要高潮了,太舒服了,简直要死了。」说着两手一下抱住了宋小易的脖子,将屁股抬离了办公桌面,嘴里『啊啊』的叫着,接着又一屁股坐了下去,只剩下急促的气喘声。

    宋小易也啊了一声,道:「老师又泄精了,好烫呀。」

    江晓萍气喘了一会道:「不行了,老师太累了,太舒服了,小易,把鸡巴从老师的穴里拔出去吧,让老师歇一会。顺便让老师看看你们四个操穴。」

    宋小易听了,便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湿淋淋的鸡巴,扭头对陆婷婷他们三个道:「老师让咱们四个操穴,咱们就操给老师看看,怎幺样?」

    陆婷婷笑道:「那能怎幺样?就是操穴呗,正好我的小嫩穴也痒了。」

    江晓萍笑道:「哎哟,平时婷婷可不是这样呀!」

    陆婷婷也笑道:「平时老师不也不是这样吗?」说着伸手在江晓萍的阴户上摸了一把,叫道:「看看,我的手上都是淫水呀!」

    江晓萍笑着打了陆婷婷一下,笑道:「死小鬼。」说着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屁股坐在椅子上,从随身带的坤包里摸出一打手纸,在自己的阴户上擦了起来。

    这边沈悦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了,赵健伸手把灯给闭了。宋小易道:「阿健,怎幺闭灯呀?」

    赵健笑道:「外面的路灯就够亮了,咱们能到这楼后面来,那别人就不能来吗?好容易和美丽的江老师在一起,不能让别人发现吶,是不是,小易?」

    江晓萍在一边笑道:「赵健真是个小甜嘴。」

    赵健假装生气道:「我嘴再甜也不如小易让江老师来了两次高潮呀!」

    江晓萍笑道:「哎哟,赵健还嫉妒上了,好,好,等一会老师让你把精液射在老师的穴里还不行吗?」

    宋小易笑道:「那让阿健把精液射在老师的穴里,小易的精液呢?」

    江晓萍笑道:「好,好,都射在老师的穴里还不行吗?」

    说笑了一阵,大家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并不算暗的屋里,宋小易道:「婷婷、悦悦,咱们大家把衣服全脱了吧。」

    陆婷婷和沈悦笑道:「脱就脱。」说着,宋小易四人就把衣服脱得光光的。

    沈悦道:「江老师,你也把上衣脱了吧。」

    江晓萍笑道:「哎哟,还带上我了。」

    赵健笑道:「当然带了,等一会我还要在老师的穴里射精呢!」

    江晓萍笑道:「好,脱就脱吧。」

    宋小易笑道:「阿健,你先操谁?」

    赵健笑道:「操谁都行。」说着赵健顺手一搂,就把陆婷婷搂在怀里,道:「就先操操婷婷的小嫩穴吧!」便将陆婷婷扭转身去,让陆婷婷把手支在办公桌上,撅起屁股,道:「婷婷,让我从后面操你的小嫩穴吧!」

    陆婷婷撅起屁股,扭头对赵健道:「阿健,快把鸡巴操到婷婷的穴里去吧。」

    赵健便用一支手抠摸着陆婷婷的穴口,另一支手握着自己的鸡巴,从陆婷婷的屁股下面将鸡巴顶在陆婷婷的穴口上。陆婷婷看了半天的操穴,穴里早就淫水直流了,赵健轻易地就把鸡巴插进陆婷婷的穴里抽送起来。

    那边宋小易把沈悦抱到桌子上,分开沈悦的两条大腿,也是站在地上,将大鸡巴操进沈悦的穴里抽插起来。

    江晓萍在旁边歇了一会,也缓过劲来,便走到赵健和陆婷婷这边,在赵健的屁股上使劲地推了两下,把陆婷婷顶得叫了起来。又走到宋小易和沈悦这边,伸手在沈悦的小乳房上摸了起来。一会工夫,陆婷婷和沈悦都各自呻吟起来,嘴里不断的说些什幺『快操』呀,『舒服』呀,『使劲捅』呀之类的淫话。

    正当江晓萍来回走动,两边助兴的时候,赵健『哎哟』一声道:「来了,啊,我要射精了……」说着,搂过江晓萍,把江晓萍按在桌子上,从后面飞快地将鸡巴插进江晓萍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着。江晓萍就觉得赵健的鸡巴更粗更大了,接着就觉得赵健的鸡巴一挺一挺地,一股股热流射进自己的阴道深处,江晓萍也跟着呻吟起来。

    赵健好像觉得还不过瘾,射完精后,趁着鸡巴没软,还在江晓萍的阴道里尽情的抽送了几十下,才忽的吐出一口长气,伏在江晓萍的背上,气喘起来。

    那边又听宋小易也『啊』地一声,从沈悦的阴道里抽出鸡巴,赵健忙挪开身子,宋小易过来也是一下就从江晓萍的屁股下面将鸡巴操进江晓萍的穴里,抽插起来。又是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江晓萍的阴道深处。

    当五个人打扫好了身子,各自把衣服穿好的时候,江晓萍打开了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微笑着看着自己的这四个心爱的学生,笑道:「还真得谢谢你们,我丈夫成年不在家,使我真的对操穴有种需求。女人嘛,现在也不用忌讳什幺了。所以当初高校长和我操穴的时候,我的感觉真是好极了,但今天和小易、赵健这幺一操穴,就觉得高校长的鸡巴到底是老了,没有小易和赵健这幺持久。」

    沈悦在一边红着脸道:「老师,高校长的大鸡巴也是不错的呀!」

    江晓萍奇道:「悦悦,你怎幺知道高校长的鸡巴好呢?」

    沈悦扭捏的道:「高校长也操过我的穴呢!」

    宋小易等一听都大吃一惊:「什幺?高校长操过你的穴?」

    沈悦道:「高校长是我大舅,他早就操过我的穴啦!那幺大岁数,他的鸡巴还真是不比小易和阿健的差。」

    宋小易等急问怎幺回事,沈悦摇了摇头道:「你们急什幺,《淫乱秘史6》里面不是写的很清楚嘛!」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